首页 » 蓝网新闻 » 详细页面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收藏 关闭

安倍为什么能连任?

   2017-10-31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安倍说一不二的强势做派,一扫“七年七相”带给日本民众的挫败感。此外,安倍在外交上也很活跃,这让他的支持率在很长时间里维持在50%至60%的相对高水平,有时甚至高达70%,这在日本近代相当罕见”

  9月22日举行的日本第48届众议院选举有了初步结果,在465个议席中,自民党和公明党组成的执政联盟得票超过了2/3,也就是310席。这不但意味着安倍晋三会连任首相到2021年,有望成为日本战后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而且意味着在未来四年,日本修宪成了大概率事件,这将是战后日本历史的一个关键转折点,也必将对中日关系和东亚局势产生深刻的影响。

  从二战之后到2012年,日本有32人担任过首相,其中任职时间最长的是佐藤荣作,于1964年11月9日至1972年7月7日之间担任日本首相,共计2797天;第二长为吉田茂,于1946年5月22日至1947年5月24日和1948年10月15日至1954年12月10日分别担任首相,共计2614天;第三名为小泉纯一郎,在2001年4月26日至2006年9月26日担任首相,共计1979天。安倍2006年9月第一次担任日本首相,近一年后下台;2012年12月自民党在参议院选举中胜出,安倍第二次担任首相至今,两次担任首相的时间加起来已超过2000天,超过了小泉。此次获得连任后,将可以担任首相至2021年9月,到那时任职的时间将超过3500天,成为当之无愧的日本战后第一人。

  但自2012年底以来,安倍已经率领自民党三次取得了众议院选举的胜利,而且得票一次比一次多,甚至跨过了2/3得票率这个理论上可以为所欲为的门槛。

  而曾几何时,安倍还只是走马灯般轮换、面目模糊的一众日本首相中的一员,言辞沉闷,能力平庸,碌碌无为,勉强撑了一年就灰溜溜下台了。安倍的个人形象和政治前途灰暗到了极点。没有人想到,他在几年后能逆袭复出;也没有人想到,他从此像变了一个人,事事有定见;更没有人能预料到,他会成为改写战后日本首相任职纪录甚至日本未来走向的那个人。

  “昭和之妖”的孙子

  今天的日本总体上是一个发达的现代化国家,但在政治运作方面仍带有强烈的封建色彩,派阀政治、密室运作、人身依附等现象屡见不鲜。最典型的表现是一旦某一政治家在一个选区当选,从此就成了这一选区选民的代言人,而且一朝当选,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不变。即使老子不在或退出政坛不干了,该选区候选人的宝座也往往能顺利传给儿子或孙子。因此,家族名望在日本政坛非常重要,二战结束以来,除了田中角荣等少数几个首相出身平民之外,绝大部分日本首相都是世家子弟。

  安倍在这方面的资源可谓得天独厚。他的外祖父是有“昭和之妖”之称的甲级战犯嫌疑人、日本前首相岸信介,祖父安倍宽是日本众议院议员,叔父是前首相佐藤荣作,父亲安倍晋太郎曾任外务大臣,在距首相之位半步之遥时英年早逝。1954年9月21日生于东京的安倍,其政治生涯的起点,就是担任时任外务大臣的父亲安倍晋太郎的秘书官,父亲去世后,安倍也是通过继承父亲的选区、在父亲家乡的山口县选区当选众议员而踏上政治生涯的重要一步。不过,恪守和平宪法的父亲在精神上对安倍影响有限,他也几乎从不提及父亲,安倍自小到大的偶像是外祖父岸信介,他自己也说,“比较而言,我继承外祖父的DNA要比父亲的多。”

  岸信介曾经在伪满洲国实业部任职,因生活放荡,每晚饮酒嫖妓,性情古怪,喜怒哀乐无常,且刚愎自用,使人难以捉摸,被称为“昭和之妖”。二战期间,岸信介曾经在东条英机内阁出任工商大臣,负责管理军队采购。战后以甲级嫌犯身份被捕和监禁,1948年末东条英机等七名战犯遭问吊,他却在未被起诉的情况下获释。战后更重返政治舞台,1957年出任首相,三年后因修订《美日安保条约》,将美国“可以”保卫日本改成“必须”保卫日本,触发大规模社会运动,最终下台。

  安倍出生时,父亲正值事业拼搏期,经常外出,他童年时代很多时候寄居外祖父家中。5岁半时,他亲眼目睹了抗议修改《美日安保条约》的人群围攻岸信介官邸的一幕。他后来回忆说:“幼年时所看到的外祖父形象,成为我作为政治家的原点。”“那些说外公是战犯和极端保守主义执行者的批评,或许带来反效果,令我更加抱拥保守主义。”

  可以说,保守主义理念早早就在安倍的心中扎下了根。他所走的每一步,全是在岸信介的影子之下。2013年东京取得2020奥运会的主办权时,作为首相的安倍也不忘提及岸信介,说全赖外公的功劳,日本才能主办1964年东京奥运会。

  在政治生涯的上升阶段,安倍非常善于利用大众媒体,经常就国民关心的问题慷慨陈词,给人以直率、快人快语的印象。他在早稻田大学发表演讲说“使用核武器不违背宪法”、“原子弹在宪法上不成为问题”、“使用远程弹道导弹在宪法上也不是问题”,这一系列表态,得到了日本右翼势力的拍手喝彩。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就对其赞不绝口,称其“不愧是岸信介的后代”。强硬成了安倍的生存之道,他的言论越激烈,支持率就越高。于是他干脆说:“只管叫我鹰派好了,我毫不介意!” 在安倍晋三的个人网站,更赫然刊登着令邻国不安的一句话:“我认为甲级战犯不能被称为战争罪人。”

  在五次连任众议员之后,安倍迎来了政治生涯的第一次登顶时刻。2006年9月,小泉纯一郎因为推行邮政民营化改革而去职,52岁的安倍击败一众强劲对手接任首相,成为日本战后最年轻的首相。初登大宝、年轻气盛的安倍觉得实现外公遗愿的时机已到,于是贸然将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成为内阁级部门,又念念不忘修改宪法第九条,渴望让日本再次名正言顺拥有正式军队。然而这只是安倍的政治议程,民众最关心的是经济,而他偏偏在这方面无所作为。

  2007年7月29日,安倍领导的自民党在日本参议院选举中大败,是为自民党立党52年间第一次失去对参议院的控制权,两个月后,安倍被迫下台,找的理由是健康问题。因为就任刚刚一年就抵受不住压力选择下台,在讲究坚毅和忍耐的日本,他被指责为半途而废、过于脆弱、忍受不了压力和不负责任,形象一落千丈。人们普遍认为,他的政治生涯已经结束了。

  “复活王”

  然而此后几年,日本政坛像被施了魔咒,首相走马灯般地换,出现了“七年七相”的尴尬局面,无领导力的日本成了国际笑话,也让日本民众厌烦不已,局面比安倍在位时还要糟糕。安倍晋三的首相位子虽然丢了,并被认为是一个loser,但他咬牙坚守在众议员的位子上。他的妻子安倍昭惠和两个铁哥们麻生太郎与菅义伟,都认定之前那次不是他的最高水平,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替他打气鼓劲,鼓动他再次出山竞选自民党总裁,争夺相位。

  2009年,日本实现了战后第一次政党轮替,民主党第一次上台执政,但因为缺乏经验,施政漏洞百出,自民党东山再起指日可待。而此时的自民党缺乏有号召力的魅力型人物,有几大政治家族加持、又有意愿出山的安倍,在2012年9月战胜前防卫大臣石破茂,再次当选自民党总裁。当年12月,自民党在众议院选举中大胜,赢回执政权,安倍再次担任日本首相。

  经历了一系列挫折重新上台的安倍,一扫上次执政时的颓势,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从安倍经济学到里约热内卢奥运闭幕式扮演超级马里奥,均令人印象深刻,彻底刷新了“事事模仿外公的次货”形象。而在施政的具体步骤上,他这次也学乖了,不再将心中的计划高调挂在嘴边,说过“我对经济不太熟悉”的他,一上场就立即推出安倍经济学,从选民最关心的议题入手,先获取人气和支持度,然后再暗度陈仓,不事张扬地推行真正想推行的政策。

  而以大胆的金融政策、机动的财政政策和激活民间投资的增长战略为核心的“安倍经济学”,在初期确实给日本经济注入了一丝生机,更重要的是,安倍说一不二的强势做派,一扫“七年七相”带给日本民众的挫败感,提振了民众的信心。此外,安倍在外交上也很活跃,近年来主办七国集团峰会、促使奥巴马访问广岛、在全球领导人中抢先拜见当选后的特朗普,这些动作都在日本国内获得了好评。这让安倍的支持率在很长时间里维持在50%至60%的相对高水平,有时甚至高达70%,这在日本近代相当罕见。

  而以上述措施为掩护,安倍念兹在兹的右翼进程,也在暗地里紧锣密鼓地推进。2013年12月,保密法案正式生效,让政府可将国防和其他敏感资料列为“特别机密”,不用向公众披露;2015年9月,日本国会通过安保法案,让自卫队在盟友受武力攻击时可作后方支持,并可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2016年10月,日本无视战后只可防卫本土的宪法规定,继2011年在非洲吉布堤设军事基地后,又对基地进行了扩建;2017年6月,日本国会通过了备受争议的“共谋罪”法案,此法案与日本军国主义时期的《治安维持法》颇为相似,对犯罪从合谋阶段进行问罪,极大改变了从实施阶段起开始处罚的日本刑法原则,引来了个人私隐受侵犯和社会被监控的疑虑。

  “丑闻”风波

  在顺风顺水地“复活”了四年多之后,安倍开始遇到麻烦,两大丑闻不期而至,让他焦头烂额。

  首先曝出的是“森友学园”风波:前几年,日本具有右翼倾向的学校法人“森友学园”在大阪府丰中市购买了一处8770平米、价值9.56亿日元的国有土地来建设新学校,由于需要清除埋在地下的垃圾,因此减去了约八亿日元的清理费。不仅如此,日本政府后来又以清理地下垃圾及清除土壤污染为名,向“森友学园”支付了1.32亿日元。这样一来,“森友学园”只花费200万日元就买到了这块土地,价格低得不可思议。而新建学校的名誉校长是安倍晋三的夫人安倍昭惠,在为该学校建设募捐时,汇款单上标注的小学名称则为“安倍晋三纪念小学”。

  在野党怀疑这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安倍则明确表示他对此事不知情,他夫人也没有从学园方面收取报酬或者演讲费。直到本次大选前日本几大政党进党首辩论时,安倍仍然坚持“妻子被骗了!”2017年7月31日,日本大阪地方检察厅特搜部以涉嫌骗取中央政府补助金构成诈骗为由,逮捕了“森友学园”前理事长笼池泰典和其妻谆子,但迄今为止,日本检察机关没有找到安倍及其夫人为该学园低价拿地提供方便的直接证据。

  “森友学园”的风波还未平息,又出了“加计学园”的事。加计学园理事长家计孝太郎和安倍是近40年的老友。此前,日本政府已有50年以上未批准新设兽医教育机构。今年1月,加计学园获批利用“国家战略特区”制度在爱媛县今治市新设兽医学部。3月,还获得政府无偿提供的建设用地,以及最高96亿日元(约合5.9 亿元人民币)的建设补助。5月17日,日本最大在野党民进党称,他们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安倍或曾出面干预了“加计学园”开设兽医学部的计划。日本《朝日新闻》当天也披露了部分被怀疑是文部科学省的内部文件,内容涉及“加计学园”计划利用“国家战略特区”政策设立兽医学部一事,称加速推进新设兽医学部是“来自官邸最高层的指示”“听说这是首相的意愿”。但是,和“森友学园”事件一样,反对党一直无法证实安倍直接参与或作出了指示。

  尽管无法证实安倍在上述两项“丑闻”中的作用,但安倍“完全无辜”的辩解也很难让民众信服,加上“安倍经济学”后劲乏力,民众缺乏获得感,导致安倍的支持率直线下滑,8月份更跌至26%的危险水平,他因此不得不在9月28日宣布解散众议院,提前大选。与此同时,安倍家中的婆媳矛盾,也藉丑闻开始公开化,让安倍左右为难。

  安倍的母亲安倍洋子是岸信介的长女。这位洋子夫人生性坚韧强势,被日本政界称为“日本政治活证人”。22岁时嫁给了当时还是记者的安倍晋太郎,后者没能当上总理大臣成为她毕生最大的遗憾。丈夫去世后,“培养自己儿子成为日本首相”便成了洋子生活中的唯一目标。而由于洋子在外型上酷似岸信介,她也就成了日本右翼团体心目中的一尊神。

  这样强势的婆婆,给儿子娶的媳妇却不是低眉顺眼的贤妻良母。1987年6月,安倍晋三和日本重量级财阀、森永糖果公司社长松崎昭雄的女儿昭惠结婚——据说安倍在婚前猛烈追求才抱得美人归。婚后多年,昭惠夫人一直没能为安倍诞下一男半女,安倍晋三后继无人已成定局;不仅如此,昭惠夫人个性鲜明,喜欢随心所欲,和传统的日本政治家夫人大相径庭。她宣称自己是“家庭内在野党”,开展反核电等与政府完全对立的主张和活动。除森友学园外,安倍眧惠还在十多个团体和活动中担任名誉职务。她还不顾周围的反对,在东京神田开办了居酒屋。几个月前陪同安倍到美国访问时,可能是因为看不惯特朗普,英语流利的她竟然在宴会全程和坐在旁边的特朗普零互动,以至于特朗普以为她不会英语。

  这样一对婆媳,发生矛盾简直是必然的。安倍眧惠卷进森友学园风波,婆婆洋子就严厉训斥昭惠:“你知不知道,自己鲁莽的行动,给晋三带来了多大的麻烦?”“你作为首相夫人,要坚守自己的特殊立场,不是遇到什么人都可以交往!”以昭惠夫人的个性,必然加以反击,双方关系紧张万分。夹在中间的安倍晋三,自然是苦恼万分。

  没有刮起来的“小池旋风”

  安倍能一再以高票连任,反对党的孱弱也是重要原因。民主党2012年下台后,内部纷争不断,人事倾轧频繁。2016年3月,民主党与大阪前市长桥下彻等人创立的维新党合并为民进党,并选出了莲舫这样有明星气派的党首,但依然回天无力,支持率长期只是个位数。2016年6月,日本首都东京举行了地方议会选举,在安倍第一次执政期间担任过防卫大臣的小池百合子横空出世,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击败了自民党候选人当选知事。2017年7月,小池百合子又率领新创立的政党“都民第一会”及支持她的相关政党,在东京都地方选举中获得了79个议席,原来的第一大党自民党惨败,只获得23席。小池的凌厉攻势,是安倍宣布提前大选的重要诱因,很多人预言小池很快会成为日本第一位女首相。

  但刮了两次的“小池旋风”在这次大选中并没能再刮起来,希望之党的得票率只有50票左右,只是自民党的零头,甚至低于民进党分裂后仓促成立的立宪民主党。出现这种雷声大雨点小的状况,和小池的竞选策略失误有很大关系。希望之党作为一个新政党,本应尽可能团结能团结的人,小池也高举“宽容改革的保守政党”旗号,但对有心投靠的前民进党党员,却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声称要进行甄别,把不符合保守价值观的左翼议员拒之门外,让人觉得她很傲慢,影响了民众的观感。此外该党的政策主张粗制滥造,缺乏实质性的内容,令人感觉其对国政运行完全没有概念;小池以东京都知事身份领导该党,没有辞职参选,也没有提出明确的首相候选人,让民众无所适从。

  在这种情况下,虽然选前安倍的民调已经插水,但选民除了继续支持自民党和公明党组成的执政联盟外,别无选择。此外,朝鲜近期多次发射飞过日本上空的导弹,也让很多人关心国家安全的问题。一名女选民的看法就很有代表性:“这是一个充满了挑战的选举,因为它要选民选择,应该把日本的未来托付给哪个政党。我告诉你,只有能维护日本安全、创造幸福生活的政府,才能保障日本的未来。那就是,自民党以及共同执政的公明党。”

  除了具体的策略之外,自民党能多次胜选,还有一些更根本的原因:和其他政党相比,自民党对社会各阶层的包容性很强,能够反映各阶层的要求,在不同层面同时代表了农民、城市中产阶级和大企业主等富裕阶层的利益;自民党内派别林立,派系之间竞争激烈,在某种意义上具有多党制的特点,也充分体现了自民党的党内民主。此外,日本的选举制度也有利于自民党这样的大党。日本实行的是单选区制度,不管一个选区有多少候选人,得票最多的那个获胜,这就使得自民党可以用相对少的得票率撬动很多的议席。本次大选自民党的整体得票率为33%,立宪民主党和希望之党分别为19%和17%,但最终,自民党获得了众议院议席的60%,立宪民主党和希望之党分别仅为8%和20%。

  修宪的可能性

  第二次世界大战战败之后,日本在1945到1952年间处于盟军的军事占领之下,盟军司令麦克阿瑟成了日本的“太上皇”,主持了日本战后“和平宪法”的制定,提出了日本宪法三原则:象征天皇制、放弃战争、废除封建制度。1947年5月3日,日本新宪法正式实施,其中的第九条,被认为是其中的核心条款:第一款,日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作为国家主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第二款,为达到前项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交战权。

  根据这些条款,日本放弃了发动战争的国家权力,被禁止拥有海陆空军,只有少量的自卫队,其防务主要由美国负责。

  1952年4月28日《旧金山和约》正式生效,同盟国对日本长达近七年的军事占领结束,日本名义上恢复行使完整主权,国际地位恢复正常。但与《旧金山和约》同一天生效的还有另两份分别名为《日美安全条约》(1960年重新修订后成为延续至今的《日美安保条约》)和《日美行政协定》的文件,前者定义了美国在日本驻军和使用军队的权力,后者则详述了驻日美军享有的各种“治外法权”。这两个文件和《旧金山合约》、和平宪法一起,使得日本虽然在名义上是主权完整的国家,但在实际上仍然处于美国的监护之下,这种状况一直到今天都没有改变。

  这让日本的右翼非常不爽,前首相岸信介和中曾根康弘,都先后试图修改宪法第九条,使日本成为“普通国家”,但都没有成功,这一格局最终为小泉所冲破。1994年之后,以社会党、日本共产党和工会为主的传统护宪势力逐渐衰弱,小泉于2001年出任首相以后,抓住“9·11”后的国际反恐机会,修改有关法例,将日本自卫队活动范围扩大到国际公海和外国(伊拉克),后来,小泉政府通过的“有事法制”,又为日本扩展军事力量提供了法律依据。但这些还只是在宪法之外附加其他法案,宪法第九条本身没有被撼动。

  因为根据日本宪法,修宪首先需要得到国会众议院和参议院各2/3以上议席赞成,然后举行全民公投,半数以上赞成才算通过,难度极高。但这一次,自民党和公民党的执政联盟已经在众议院获得稳定的2/3多数,希望之党也对修宪持积极态度,修宪的前提条件已经具备。在这种情况下,能否修宪就主要取决于日本内政的博弈和民众的态度。从此次大选的结果看,自民党的整体得票率并不高,但如果后面几年安倍执政顺畅、民意走高的话,半数以上赞成是有可能的。

海运网免责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其他媒体,海运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本页内容分享到:

相关新闻
0页 总计0条记录 首页 前一页 当前为第1下一页 最后一页转到
我也评两句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