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蓝网新闻 » 详细页面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收藏 关闭

在快运领域,顺丰遇到了对手

   2018-05-18   来源:亿欧网   

  2017年4月中旬,网上有篇文章《为什么说顺丰错过成为更伟大企业的机会》疯传。   文章总结了顺丰切入电商件失败原因在于:忽视电商件的本质,高估了服务和品牌的作用,想在B2B(商务件)同一张网络上嫁接电商物流,以致从未将电商件成本降至通达系的水平。为支持商务件的快速、安全、稳定、响应及时、售后等优势而大量配置的资源,对电商件是巨大浪费。

  结果就如顺丰所经历的,不借助大网推动不了;一旦混网经营,电商件成本无竞争力,商务件质量和盈利被拉低,品牌和价格体系出现混乱。这是基因的问题,也是抉择问题。顺丰没彻底转型的必要,也未必打得过通达,且存在大量风险,穿鞋害怕光脚的,如何下得了破釜沉舟的决定,失败是必然的。

  回望顺丰不是真的没有机会,没有在2010年三通一达体量小时抓住机遇,以绝对实力去碾压,犹疑三年后终于统一思想在2013年再布局,却错失了最好的时机。

  市场份额越大,粮草越充足。顺丰让出市场,就是壮大对手。通达系从不规范的加盟作坊起步,得以成长为几百亿市值的巨头,正是电商市场给了巨大的盈利积累和不断成长的时间与空间。

  BESTY是快递第一梯队,到2017年百世快递增速74.1%,远超顺丰,也完成了对顺丰件量的超越,件量同时也意味着体量与市场占有率。更何况百世还有一张在2017下半年日均货量超1.5万吨的快运网。

  轻视加盟制轻视电商件不仅有顺丰,德邦也犯过类似的错误。笔者在2013年的某个周日,在一个区域分拨,面对卡行天下来挖角的领导说,虽然现在百世快运+安能两个分拨的货量之和都不如德邦的一个营业部,但一年后估计能打平,两年后能超越。彼时德邦鹤立鸡群。   但在2015年底,仅安能一家就超越了德邦的货量。

  快运业务是德邦的优势业务,营收2017年同比仅增长2.93%,相比安能、百世连续多年高速增长,在货量先后完成超越后,营收超越是迟早的事,如果德邦及早阻击,零担快运霸主的地位也许能坐更久的时间。

  2015年8月也开始试点“事业合伙人”,实际就是加盟制,目前全国加盟门店已超4000+,占门店总数量的44%还多。

  相比直营的强管控高质量,加盟企业的在低成本基础上的规模增长优势无可比拟,一旦货量绝对规模形成,主要的二线城市全部能直发对开车线,产品进一步细化,局部区域甚至会形成同城时效,多次中转装卸变成三装三卸到达终端客户手上,加盟企业也能做到直营的时效与体验。

  现在已经很少人再来比对直营与加盟的优劣了。

  2017年3月,笔者在深圳与顺丰某副总裁面对面沟通了两个小时,当时顺丰总裁想通过早年收购的银捷快递(现名顺捷丰达),计划投资5-6亿,在广东先开始试点城市合伙人,以城市加盟,再通过落地派资源整合的方式来实现重货(即快运)的分网运行。

  直营的基因是很难理解加盟的运营的,所以顺丰再一次将眼光投向了整个行业,2017年10月最终选中新邦物流,既有着直营基因,又进行了一年多加盟试验,还保持着质量管控高体验的网络型公司。

  2018年1月,基本完成收购的细节洽谈。

  2018年3月14日,顺心快运在广州完成注册。

  2018年5月12日,广州首场招商会正式举行,顺心捷达品牌正式发布。 网上多位同行质疑最多的是顺心与顺丰的关系,认为王卫并未亲临发布会,不够重视。笔者作为唯一特邀的自媒体嘉宾,与顺丰的投资公司比邻而坐,顺捷丰达的总裁也是嘉宾之一。

  顺丰重货一直与快递并网运行,相当于其他快运网络的直营营业部,更多的是充当淡季或新开线路填仓的功能,并没有形成稳定持续的服务能力,尤其是在双11、双12前后舱位紧张的时候,一般都会下通知向直客声明30KG以上的货拒收。笔者在2016年在另一家国网去做系统功能培训落地时遇到顺丰的业务员是这样向客户声明的。

  所以快运另网运行,势在必行。而要迅速起量,吸取快递早年的教训,加盟是最自然的选择。

  当然,顺心只是顺丰布局其物流生态圈的其中一环而已。

  顺丰通过顺心布局快运,虽然在发布会上,总经理杨永川先生声称,顺心的竞争对手是自己的客户,通过运营保障、不断提升服务品质来满足客户的需求。可以理解成自谦,出言谨慎,不想树敌太多。

  那么,顺心对标的对手有哪些呢?

  除了前文提到的百世快运以外,德邦、安能首当其冲。

  在商业件领域,小票快递是顺丰的菜、相对大票的散货快运是德邦的菜,以前是井水不犯河水。一方面为了完善产品线,另一方面也为了削弱竞争对手,双方不约而同都将触手伸到了对方擅长的领域。

  安能快运2017年完成了55亿的营收,日均20245吨(按11个月计,每月26天计),进一步巩固了货量领头羊的地位。而且2016年开始,安能就有意识地将产品段进一步细分。   随着货量的加大,安能是最有可能在大票零担也能玩出花样的网络平台。所有省级公司里面,广东的货量近两年来,一直遥遥领先,近日出货量已经突破5700吨,广东将是改革的排头兵!   所以这样的对手,顺丰自然不能忽视。

  那些靠低价起量,服务质量无法更上一层楼的网络,暂时入不了顺丰的法眼。

  另外还有一个假想敌是跨越。

  在深圳的物流同行都知道,跨越与顺丰渊源颇深,非三言两语所能概括。跨越与顺丰同城相杀多年,同样空运起家,时效精准,一路对标顺丰,已经连续多年超过同行业的增长率,市场美誉度极佳。

  在华南、华东,你可能很少看到跨越的门店,但会经常看到跨越的车辆。流动门店、快速响应,加之强大的IT系统、高效的运营体系,为其追求极致的时效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早在2012年初,跨越就能实现中山至昆山二线城市隔日中午12:00前送达,是当时市场上唯一一家。哪怕直到现在,前几名的几家快运网络可以隔日达,但在12点前送达就很难保障了。

  2015年后,跨越成长迅速,所收的货也越来越大,一票几百公斤、上吨常有。更难能可贵的是,在2017年跨越实现提速降价,中山发南京栖霞区的一个岛屿,以同行成本价0.85元/KG收货,免了同行80元/票的特殊区域送货费。导致同行某直客直接从500吨一个月的高峰出货量降至200吨一个月,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11架货运包机、1.5万台运输车辆、5万名员工。“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快递企业,时效与体验就是最佳的护城河,跨省件最快从8小时降至6小时,时效遥遥领先于同行。据悉,2017年跨越的营收突破70亿人民币。 这样的企业,顺丰能不感受到压力吗?

  所以通过加盟模式来降成本,整合新邦,借助新竹多年成功的运营经验来保障服务品质,以此来对抗跨越对商业大件客户的不断蚕食也是再自然不过的选择。

  跨越的胡董同样神秘,很少接受采访。

  2017年12月14日,笔者在百世集团总部与Johnny分享《大票零担,专线成网》时得知,刚好前一天,胡董坐过同一张位置,估计是问道。

  2018年5月9日,笔者到跨越总部感受了一下氛围,HR对百世、安能的干将如数家珍。   2018年5月11日,胡永接受《物流时代周刊》采访,分享精细化运营、差异化发展。 ……   ——跨越意欲何为?跨越也会选择加盟吗?面对顺心的强势招商,跨越会有怎样的应对?

海运网免责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其他媒体,海运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本页内容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