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蓝网新闻 » 详细页面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收藏 关闭

“后特朗普时代”,看美国共和党如何收拾残局?

   2020-11-13   来源:环球时报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拒绝承认败选,这场竞争激烈的大选被舆论认为结局已定,许多国际媒体表示“后特朗普时代”已经开启。眼下,共和党面临着何去何从的挑战。过去四年,特朗普给共和党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甚至让它成了“特朗普党”。连资深的共和党领导人们都很难判断,“后特朗普时代”,他们能否摆脱“民粹主义”的政治标签。鉴于特朗普留下的复杂遗产,共和党应该进一步特朗普化,还是更少?共和党需要继承和反思的分别是什么?有分析称,共和党如何收拾残局将决定该党的未来,进而影响美国的政治外交走向。

 
  “特朗普主义”恐影响深远
 
  “四年前,特朗普发起一场对共和党的否定式接管,他用一个在财政责任、外交政策和贸易等问题上打破主流保守意识形态的信息,赢得共和党基础选民的支持。”《纽约时报》近日写道,共和党的一部分老前辈急不可待地将特朗普描绘为一个偏离常规的人,一个将该党引上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和阴谋论弯路,没有严肃政策基础的人。
 
  特朗普是共和党自1992年以来第一位没能连任成功的总统,但他将共和党从植根数十年的保守主义风格转变为以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为中心。“小政府变得不再那么重要,共和党人对大幅增加财政赤字、向全国民众发放救济补助等大政府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次,自由市场和低税收也变得不重要。特朗普遵循过时的重商主义逻辑向盟友和非盟友加征关税,相当于向美国全体消费者征收了一波巨额税款。”美国克里斯托弗·纽波特大学政治学系助理教授孙太一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家庭价值与为人体面等传统似乎也可以不再在乎,出言不逊、通过制造事端以博人眼球引领新闻周期反倒变成常态。
 
  正因为如此,共和党内出现前所未有的对立阵营。传统建制派如布什家族以及共和党前总统候选人罗姆尼等多次炮轰特朗普,还有共和党人组织反特朗普团体与他公开叫板。不过,自称“反建制派”的特朗普在党内聚集了一大批铁杆支持者,并因不走寻常路而扩大了选民基本盘。
 
  这让共和党难以摆脱特朗普,对他挑战大选结果的态度就是证明。英国《金融时报》12日直言,很多资深共和党人正轻率地迁就这位美国总统受伤的自尊。该文提到,一项民调显示,由于特朗普的主张,超过2/3的共和党选民认为此次选举不自由、不公平。
 
  共和党大佬选择支持特朗普,原因很多,比如为了“报复”——2016年大选后,民主党和美国多数主流媒体一直拒绝承认特朗普是合法总统,并用“通俄门”打击特朗普执政的合法性。“我认为这与4年前民主党所做的没有区别,他们当时吿诉美国人,俄罗斯牵涉进了特朗普的选举。”最早披露特朗普4年后可能会卷土重来的特朗普前竞选顾问兰扎这样说。
 
  更重要的原因是,此次大选,特朗普的支持者展现出强大能量,不仅让预测其对手拜登以压倒性优势胜选的民调机构颜面扫地,还在不少传统的民主党深蓝州获得大量支持。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称,特朗普带动了更多共和党选民参与投票,使得其他共和党候选人在参议院和众议院的表现好于预期。眼下,共和党参议员们还视特朗普的忠实支持者为赢得明年初佐治亚州两个参议员席位的关键,这将直接决定共和党能否继续掌控参议院。
 
  在观察人士看来,尽管特朗普连任失败,共和党人却清楚看见“特朗普式民粹主义”维持长久力量的迹象。“特朗普主义”不仅巩固了共和党在白人选民中的支持度,更帮助共和党在拉丁裔选民中取得惊人进步。这表明共和党有可能突破种族界限,即使这种潜力言之过早,也对共和党具有巨大吸引力。
 
  美国《国家评论》杂志称,考虑到过去的两次总统选举中特朗普的选民基本盘不断扩大,未来其他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不太可能很快抛弃使之受益的“特朗普主义”。就算不全盘延续特朗普推出的特定政策,例如贸易关税和移民政策,共和党要留住特朗普的这部分选民将不可避免地带上些民粹主义色彩。“他是共和党‘基地’中如此受欢迎的人物,”耶鲁大学哲学教授杰森·斯坦利说,“对许多共和党人来说,这一直是实用的。”
 
  一位学者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一部分共和党人,尤其是居于领导层的建制派,虽然与特朗普三观不符,但并不妨碍借其权力办事。比如参议院多数党(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这几年一门心思推动将最多保守派法官送入各级法院。“特朗普只管提名,麦康奈尔借参议院多数席位优势不断核准。谈什么主义?能办事就好。”
 
  算账——“我们会为未来大打一场”
 
  “共和党的未来是基于一个多民族、多种族的工薪联盟。”据美国Axios新闻网11日报道,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称,2020年大选后,共和党人需要将自己的政党重新塑造为工人阶级选民的拥护者,并远离其拥抱大企业的传统。
 
  卢比奥的言论被认为是一些有影响力的共和党人发出的早期信号,表明未来共和党可能的领军人物已在思考如何塑造共和党,即可能会试图承认特朗普的成功,同时寻找自己的道路。除了卢比奥,另一名参议员、前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克鲁兹在选举日前就表示共和党需要考虑重置优先事项:“我认为,共和党是且应该成为就业岗位之党。”他同时称,美国人口结构的改变将推动两党重新打造各自的基础选民联盟。
 
  随着特朗普相对明确的败选,共和党面临着探索未来之路的挑战。孙太一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这次大选后,共和党内的几股势力表现不一:忠于特朗普的一派想动用一切资源去挽救特朗普;第二派则认为如果特朗普能翻盘则是锦上添花,不能翻盘也无所谓,所以在制度内,这些人支持特朗普打官司甚至在一些州重新计票;第三派势力则乐见特朗普下台,以重新将共和党带回他们想要的轨道。
 
  孙太一说,此次大选,共和党建制派堪称大赢家。他们不仅赶走了将共和党整体带歪、不再注重传统价值的特朗普,还暂时保住了参议院,甚至在众议院都有新席位收获。更重要的是,在基层州议会,共和党也没有输。这让共和党直接获得未来十年的政治主动权,因为在绝大多数州,控制了基层议会即意味着掌握了规划对自己党派选举十分有利的选区版图的权力。不过,投票给特朗普的7000多万美国人也很有可能在各级政府及议会将票投给“特朗普主义者”。这就使得接下来共和党内部想要迅速整合、合流不会容易。
 
  共和党面对的是一个矛盾的局面,而这正是特朗普带来的。据报道,大选后,不少胜选的共和党议员不自觉地开始与特朗普保持距离——在得克萨斯州获得连任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科宁被问及特朗普对其竞选连任是否有帮助时,突然不言语了;缅因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苏珊·柯林斯在特朗普呼吁彻查投票舞弊时,已向拜登发出胜选祝贺;资深共和党人罗姆尼指责特朗普挑战大选结果的行为会“将美国推向一个不幸的历史进程”。
 
  与此同时,共和党大佬如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等,公开支持特朗普继续对大选结果发起法律挑战。有评论称,麦康奈尔释放的信号就是让多数共和党人对拜登获胜保持沉默。但据媒体报道,民主党参议员库恩斯披露说,他的共和党人同僚们私下里拜托他向拜登表示祝贺。
 
  对于共和党的未来,该党参议员乔希·霍利的一段话很有代表性,他说,无论谁成为总统,共和党都在走向算总账的时刻,“因为共和党建制派中仍有很大一部分人未能与特朗普在2016年的选举胜利后达成妥协”,“这些人在共和党内部仍有很大的势力,我认为我们会为未来大打一场”。
 
  “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美国两党政治极化和斗争激烈化的趋势将继续。”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共和党正越来越特朗普化,它究竟会反思,还是让分裂加深,抑或有一系列复杂整合,有待观察。
 
  2024,共和党在谁手里?
 
  美国政治社会学者沃尔登·贝格10日撰文称,在美国选民群体中,白人占65%以上,其中57%的白人选民支持特朗普,拜登胜选背后则是少数白人、绝大多数黑人、大多数拉丁裔和亚裔选民组成的联盟。这说明白人团结的力量依然强大得令人不安,如今这个因素已经成为共和党的明确意识形态,比如反对税收和堕胎、无条件捍卫市场等立场更加鲜明。今后几十年,随着少数族裔人口总量逐渐与白人人口势均力敌,白人种族主义很可能在白人群体中变得更受欢迎。
 
  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尽管特朗普的大选成绩让人意外,“特朗普主义”却面临人口统计学上的死胡同。特朗普的支持者通常可以用几个修饰性词汇总结——农村、保守、白人、受教育程度较低等,但美国的人口发展趋势是更加城市化、多元化、教育程度更高、白人比例相对减少。2012年,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在当年大选落败后编撰评估报告,敦促共和党更多接受有色人种和女性选民。曾任小布什时期总统新闻秘书的弗莱舍说,如今特朗普完成了报告提出的扩大共和党选民基础的目标,但靠的是白人工薪阶层选民将边缘扩大了。
 
  有消息称,共和党将在大选终结后对选情进行复盘,寻找未来的竞选策略。政治观察家迈克尔·斯蒂尔认为,共和党已经进入一段自省时期。有人认为,特朗普最终输掉大选,与他在任期内放弃部分选民坚持极端立场不无关系。“他向我们展示了部分成功模式,”共和党战略家克里斯汀·安德森说,“现在必须找到一个可以帮助我们解决其他问题的人。”
 
  这个人会是谁?不得而知。但雄心勃勃瞄准2024年大选的共和党人不在少数,前文提到的卢比奥、克鲁兹、乔希·霍利都在其中,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会率先谈及未来共和党将走什么样的路。而且,他们在尝试将“特朗普主义”与原本的共和党保守议程相结合。从现实看,传统老派的共和党人确实已难以引起多数选民共鸣。
 
  不能忽视的还有特朗普。据路透社11日报道,特朗普告诉盟友,他计划2024年再次竞选总统,可能在年底前宣布。有美媒认为,对于那些有可能参加2024年竞选的共和党人,他们的助手们对此表示担心,因为特朗普对共和党选民有非同一般的影响力,即使卸任4年后(到时78岁),他仍可能在共和党初选中令人敬畏。
 
  11月5日,由于不满共和党在特朗普抗争选举不公问题上沉默,特朗普的长子在推特上批评共和党特别是2024年大选潜在的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对他父亲支持不够。随后,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美国前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利等人就在推特上表态。《纽约时报》注意到,投票日前夕,科顿、黑利以及国务卿蓬佩奥已开始在艾奥瓦州露面,虽然他们说是为处境艰难的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拉选票,但显然带有2024年的意味。
 
  或将成为共和党2024年之星的人不胜枚举:42岁的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他被认为是一名民粹主义者;51岁的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塔克·卡尔森,他是目前收视率最高的有线新闻明星;48岁的参议员本·萨斯……“2024年共和党提名人之争已在幕后悄然开启。”美联社称,从马里兰州州长拉里·霍根那样的温和派,到汤姆·科顿这样的火药桶般的煽动者,再到特朗普政府前官员黑利,各种各样的人都在试水。在竞选过程中,特朗普的长子小特朗普已经成为其父忠实支持者的宠儿,这意味着特朗普的名字或将长期延续。
 

海运网免责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其他媒体,海运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本页内容分享到:

相关新闻
0页 总计0条记录 首页 前一页 当前为第1下一页 最后一页转到
我也评两句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