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蓝网新闻 » 详细页面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收藏 关闭

强势斡旋,俄罗斯能否为纳卡带来持久和平

   2020-12-08   来源:光明日报   

   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共同主席国俄罗斯、美国、法国三国外长/副外长近日发表联合声明,呼吁外国雇佣兵立即撤离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地区。三国敦促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利用当前停火,在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共同主席国主持下,就达成长久、可持续的和平协议进行谈判,并呼吁包括联合国相关机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等在内的国际社会采取具体措施,通过协调一致的方式改善纳卡地区及其附近地区的人道主义状况。纳卡地区和平曙光初现。

 
  自9月27日起,外高加索国家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纳卡地区进行了历时45天规模大、烈度强的武装冲突。11月9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及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发表联合声明,宣布纳卡地区的全面停火于11月10日生效,亚、阿保持已经占领的阵地并交换战俘,俄维和人员进驻冲突区域。与10月10日、17日、26日双方冲突“三停三起”不同,此次停火协议达成让纳卡冲突戛然而止。
 
  此间观察家指出,纳卡冲突“胜负已分”。从冲突方来看,阿塞拜疆将从亚美尼亚手中“收回”1994年失去的大部分纳卡土地。在冲突方之外,土耳其虽因明确支持阿塞拜疆而一定程度上成为赢家,却因无法进入纳卡而“留有遗憾”;法国、美国两个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成员对解决冲突贡献不大;与之相比,俄罗斯不仅“决定性”地促成停火,且作为唯一被阿塞拜疆、亚美尼亚以及未被承认的“纳卡共和国”获准到纳卡“维和”的国家,掌握了撬动外高加索地区地缘政治的杠杆。
 
  在外高加索地区,亚美尼亚是俄罗斯主导的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欧亚经济联盟以及联合防空体系成员,是俄罗斯的“盟国”。纳卡战火爆发之初,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曾屡次主动致电普京,希望获得来自俄罗斯的军事、政治援助。不过,在纳卡冲突的45天里,俄罗斯保持事实上的“中立”。公开讲,只有亚美尼亚本土遭到攻击,俄军才能履行对于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成员国亚美尼亚的安全义务,而进入纳卡则需要获得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两国的共同“邀请”。私下看,保持“中立”可以使俄在外高地区的利益最大化,一是亚美尼亚帕希尼扬政府上台后奉行“疏俄亲美”政策,早已令俄感到不快;二是俄阿近年来经济军事联系日益紧密,帮助亚美尼亚、打击阿塞拜疆不符合俄利益;三是如果俄武力介入纳卡冲突,不仅与土耳其发生对抗,还可能招致美西方舆论攻击,进一步恶化俄国际和地区环境。
 
  作为一个欧亚地区乃至全球性大国,俄罗斯不会永远保持“静默”,任由外高加索地区发生新的人道主义灾难。11月8日,阿塞拜疆军队占领纳卡地区重镇舒沙,令距此仅有15公里的纳卡首府斯捷潘纳克特危在旦夕,俄舆论一片哗然。而俄军一架米-24直升机11月9日在亚阿边界亚方一侧被阿军方误击坠毁、造成两名机组人员死亡和一人受伤的突发事件,则直接催生了当日的三国联合声明。
 
  “强势”介入纳卡冲突,不但有助于提升俄罗斯在亚阿两国、欧亚地区乃至全球的声望,还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地缘战略意义。俄调解纳卡冲突,获得亚、阿两国领导人的一致肯定,占有法理基础和道德高地。这不仅结束了造成5000多人死亡、近万人受伤的大规模流血冲突,而且还为亚阿关系恢复正常及为最终解决纳卡问题创造了条件。正如普京所说,对于与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拥有上百年紧密联系的俄罗斯而言,“解决纳卡冲突,具有特殊价值、特殊意义及特殊作用”。
 
  俄罗斯开始对纳卡地区实施救援行动,体现了人道主义精神。11月20日,由俄国防部主导的跨部门人道主义响应中心正式运行,开始承担恢复纳卡地区和平生活,帮助难民重返家园、恢复民用基础设施、分发人道主义救援物资、协助亚、阿相关部门同国际人道主义机构开展合作等人道援助任务。迄今,俄外交部等同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世界粮食计划署、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密切协作,在积极帮助因战火逃离的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人重返家园的同时,有效避免了纳卡地区新的难民潮出现。
 
  据俄亚阿三方联合声明,俄维和部队将在纳卡驻扎5年,如果亚阿两国无反对意见,期满后将自动延长。截至11月20日,俄军机执行250架次飞行任务,运送了1960名军人和552件装备,在纳卡地区设立了23个观察点以监督停火。由此,俄军在苏联解体29年来首次在纳卡地区驻扎。以此为契机,俄罗斯不仅掌握了解决纳卡问题的钥匙,而且还顺势进入了具有重要地缘战略价值的外高加索。
 
  在外高加索,俄罗斯同另一个地缘战略“玩家”土耳其则是有斗争、有妥协。一方面,坚决拒绝土耳其染指纳卡“维和”,坚持只有俄军维和人员驻留纳卡地区;另一方面,为确保地区稳定,同意与土耳其联合组建监测中心并使之尽早投入运转。过去两个月,俄罗斯只是将有关调解情况通报给美、法,后者在此次纳卡危机调解中被边缘化。要知道,作为欧安组织前身的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在俄罗斯倡议下于1992年成立了由12国组成的明斯克小组,俄罗斯、美国、法国担任共同主席国。
 
  分析人士指出,俄亚阿三方达成的停火协议制止了纳卡流血冲突,规定亚美尼亚撤军以及难民返回,却未明确有争议的纳卡最终地位,外高地区“火药桶”的引信并未拔除。其一,阿塞拜疆在军事上的全面胜利并未获得俄罗斯的认可,没有得到对纳卡的实际控制权,俄阿双方互信维持多长存在疑问。其二,亚美尼亚政局不稳,何种程度上履行撤军、交地以及未来是否反悔也未可知。其三,土耳其地区影响力日益增强,向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渗透动作加快,是否遵守当前停火条款的调控机制及将如何影响维和行动也暂无答案。
 

海运网免责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其他媒体,海运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本页内容分享到:

相关新闻
0页 总计0条记录 首页 前一页 当前为第count页 下一页 最后一页转到
我也评两句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