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蓝网新闻 » 详细页面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收藏 关闭

“9·11”20年后 美国需要反思

   2021-09-09   来源:新京报   

   著名国际政治学家、新自由主义代表人物、“软实力”提出者,此前曾出任卡特政府助理国务卿、克林顿政府助理国防部长。他还曾担任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院长,目前是哈佛大学杰出贡献教授。

 
  受访者供图
 
  今年9月11日,美国将迎来“9·11”恐怖袭击20周年纪念日。这场震惊世界的袭击是美国本土迄今为止遭遇的最严重的恐怖袭击,同时也被认为是美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9·11”恐袭后,美国于2001年10月7日发动了阿富汗战争,标志着美国“全球反恐战争”的开始。美国在几个月内迅速推翻了当时掌权的塔利班,但此后却深陷战争泥潭20年。
 
  20年后,阿富汗塔利班于8月15日重返喀布尔,再次控制阿富汗。而在阿富汗停留20年都未能如愿以偿建立一个“民主国家”的美国,于8月30日彻底撤出阿富汗,留下一个满目疮痍、人心惶惶的阿富汗。
 
  20年后,我们应如何看待当年那场震惊世界的恐怖袭击,以及美国由此发起的反恐战争?20年后,我们又应该如何应对再次涌动的恐怖主义?新京报对话美国政治学者约瑟夫·奈(Joseph Nye Jr。)。
 
  谈 影响
 
  “9·11”和珍珠港事件影响相当
 
  新京报:20年后回看,“9·11”对美国意味着什么?
 
  约瑟夫·奈:“9·11”恐怖袭击对我们来说是一次可怕的心理冲击。直至目前,遇难者从双子塔上跳下来的画面仍然难以磨灭。
 
  但一些怀疑论者开始质疑“9·11”是美国历史的一个转折点这一说法。他们的说法是,这次恐袭的直接影响对美国来说远非致命性的——据估计,美国2001年的GDP增长下降了0.5%,最终的保险索赔总额超过400亿美元,但只是当时10万亿经济总量的一小部分;这次袭击造成近3000人死亡,但相比于美国当年的交通事故死亡人数也只占非常小的一部分。
 
  但我认为,未来的历史学家会将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和1941年12月7日的珍珠港事件相提并论。二战期间日本政府对珍珠港的突然袭击造成大约2400名美军死亡,摧毁或损坏19艘海军舰艇,包括8艘战舰。
 
  事实上,这两起事件最主要的都是对美国公众心理的影响。二战期间,美国时任总统罗斯福一直试图强调轴心国(二战中的法西斯国家联盟)的威胁,但仍无法克服孤立主义的盛行。直到珍珠港事件后,美国立即正式加入二战。
 
  在2000年的总统选举中,小布什倡导的是谦逊的外交政策,同时警告要避免“建设国家”的诱惑。但在“9·11”恐袭之后,他立马发起了“全球反恐战争”,先后入侵了阿富汗和伊拉克。
 
  谈 全球反恐战争
 
  战争成本甚至高于“9·11”
 
  新京报:如何看待美国在“9·11”后发起的全球反恐战争?
 
  约瑟夫·奈:“9·11”恐袭说明了一点,那就是恐怖主义核心在于心理冲击,而非造成的破坏。
 
  恐怖主义就像戏剧。在恐怖分子看来,一起事件产生的“震惊和敬畏”,更多的是来自戏剧性效果,而非死亡人数。举例来说,毒药可以杀死更多的人,但爆炸可以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直至现在,全世界电视电脑中仍在不断播放的双子塔倒下的画面,就是本·拉登的一个“妙招”。
 
  恐怖主义也可以和柔术相对比——在柔术中,一个弱小的人可以将对手强大的力量反作用于他本身。“9·11”让数千名美国人遇难,但美国随后发起的无休止的战争成本更高——相比于美国对自己造成的损害,基地组织造所成的损害几乎不值一提。
 
  据估计,“9·11”后美国战争的经济成本超过6万亿美元,近15000名美国军人和美国承包商被杀害。再加上其他国家在战争中死亡的平民、因战争产生的难民,这个代价是难以估量的。
 
  它的机会成本也很大。当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试图将战略重心转向亚洲——世界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时,因为全球反恐战争遗留的问题让美国深陷中东泥潭。
 
  新京报:美国20年的全球反恐战争胜利了吗?
 
  约瑟夫·奈:有人认为,美国的全球反恐战是胜利的。美国本土再未发生过类似“9·11”那样大规模的恐怖袭击。“基地组织”的本·拉登和他的很多高级副手都被击毙,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已被处决(尽管他和“9·11”的关联一直存在质疑)。
 
  但也有人会认为,本·拉登是“胜利”的,尤其是将他的死亡视为为宗教、为信仰殉难的一些人。目前,全球“圣战”运动支离破碎,但不可否认的是它已经蔓延到了更多的国家。在美国待了20年的阿富汗,塔利班已经重新掌权——讽刺的是,拜登总统最初设定的美军撤离日期为9月11日。
 
  谈 教训
 
  美国需制定反恐策略不要重蹈覆辙
 
  新京报:20年后的今天,美国应该从“9·11”中吸取哪些教训?
 
  约瑟夫·奈:必须关注的是,恐怖主义问题仍然存在,甚至恐怖分子可能会受“9·11”刺激而再次采取类似的行动。
 
  因此,美国需要制定有效的反恐策略,而其核心是,不要重蹈覆辙,再次陷入会对自己造成巨大伤害的陷阱之中。
 
  想象一下,2001年的“9·11”恐袭之后,如果布什总统没有发起全球反恐战争,而是通过精细化的军事打击、良好的情报和外交相结合来进行应对,世界会是什么样?如果美国进入阿富汗六个月后就离开了——即使这意味着需要和当时执政的塔利班谈判,现在阿富汗和全球局势是不是会不一样?我们都应该从过去20年中吸取教训,同时制定更加合理的应对策略。
 
  新京报:美国入侵阿富汗20年后,近日终于撤离阿富汗。如何评价拜登撤离阿富汗的决定?
 
  约瑟夫·奈:现在评估美军撤出阿富汗的长期影响可能为时过早,但从喀布尔机场的混乱局势、ISIS实施的恐怖袭击来看,短期影响已经很明显。
 
  从长远来看,拜登终于放弃在一个被山脉和部落分割、主要通过反抗外国人团结起来的国家“建设民主国家”的努力,可能是正确的。
 
  放弃阿富汗之后,他能够更专注于他的核心战略——平衡在最具活力的亚洲崛起的中国的影响。虽然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混乱伤害了美国的软实力,但亚洲也有自己长期的力量平衡,日本、印度等国家欢迎美国在场,以遏制中国的影响。所以说,拜登的总体战略是有其道理的。
 
  未来的历史学家会将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和1941年12月7日的珍珠港事件相提并论。
 
  美国需要制定有效的反恐策略,而其核心是,不要重蹈覆辙,再次陷入会对自己造成巨大伤害的陷阱之中。
 

海运网免责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其他媒体,海运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本页内容分享到:

相关新闻
0页 总计0条记录 首页 前一页 当前为第1下一页 最后一页转到
我也评两句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