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蓝网新闻 » 详细页面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收藏 关闭

掀开美国“民主峰会”的遮羞布

   2021-12-23   来源:光明日报   

   近日,一些北欧人士看穿了美国操弄“民主峰会”的拙劣演技。他们揭露称,无论是绕过中国和俄罗斯举办的所谓“民主峰会”,还是今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归属,都明显是美国意识形态战争的组成部分,2021年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发更是成了配合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全球舆论战的丑闻。他们指出,“民主峰会”的民主议题虽然重要,但重点却完全错误,美国首先应该修好自己的“民主屋”。

 
  背离初衷的诺贝尔和平奖
 
  总部位于瑞典的跨国和平与未来研究基金会智库创始人、丹麦知名学者奥贝里近日在题为《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丑闻如何配合美国中情局及其全球“民主”媒体战争》的文章中称,先是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被授予玛丽亚·雷沙和德米特里·穆拉托夫两位媒体人,然后美国召开不邀请俄罗斯和中国的“民主峰会”,这看起来几乎就是一个协调一致的行动,是美国意识形态战争中非常明显的组成部分。美国政府在“民主峰会”上宣布,美国国际开发署将向玛丽亚·雷沙担任董事会联合主席的国际公共利益媒体基金提供高达3000万美元的活动资金。该基金是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共同创立的,这意味着玛丽亚·雷沙现在是受美国政府雇佣,其任务是积极宣传美国价值观,帮助美国推动媒体意识形态“冷战”。
 
  奥贝里表示,玛丽亚·雷沙是一名菲裔美籍记者,在美国接受教育和任教,近20年来一直为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工作,还曾为《华尔街日报》等其他美国媒体工作。2017年,玛丽亚·雷沙获得了美国国家民主研究所颁发的民主奖,该所与有美国中情局背景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关系密切,这两个所都从美国国会获得资金,是属于同美国政府关系密切的右翼亲军事组织,通常会得到大人物、智囊团和基金会的支持,这些都与诺贝尔奖设立者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的遗嘱和精神相悖。玛丽亚·雷沙近年至少两次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获得资金,她至少有一部分活动资金是由华盛顿军工集团圈子资助的。从目前已知的情况来看,玛丽亚·雷沙没有做过任何符合诺贝尔和平奖获得条件的工作。德米特里·穆拉托夫是俄罗斯记者、电视节目主持人和《新报》主编,《新报》早期是由荷兰政府联合创立和资助的,后来也获得了乔治·索罗斯基金会的资助。这两位媒体人都参加了“民主峰会”。
 
  奥贝里认为,诺委会将2021年和平奖项授予玛丽亚·雷沙和德米特里·穆拉托夫是不合理的,与诺贝尔的遗嘱和精神背道而驰。诺贝尔在遗嘱中说得很清楚,设立和平奖的目的是为更和平的世界创造条件,和平奖是授予“为促进民族团结友好,取消或裁减常备军队以及为和平会议的组织和宣传尽到最大努力或作出最大贡献的人。”但如今无论是诺委会,还是西方媒体都似乎认为这个奖项是对任何一种“善行”的奖赏,这表明存在着对“和平”真正含义的普遍盲目认知。诺贝尔和平奖不是媒体奖,如今在诺贝尔和平奖候选名单上充斥着不符合要求的候选人。
 
  奥贝里指出,如果诺委会真正遵照诺贝尔先生的遗嘱精神,诺贝尔和平奖最明显的候选人应是朱利安·阿桑奇。但他认为,诺委会永远不会作出这样的决定,因为这可能会导致美国和其他北约成员国对诺委会及盟友挪威不满。奥贝里分析称,近年来诺贝尔和平奖被极端政治化,其结果是诺贝尔和平奖如今被用来服务于非和平目的。
 
  美国新闻和言论自由的双重标准
 
  挪威和平联盟主席、国际反核武器律师协会副主席弗雷德里克·赫弗梅尔在其文章《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新闻自由还是美国?》中称,和平奖已成为新闻自由中的一个黑洞,当2021年和平奖出炉时,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冷战时期的老故事,即一位在美国旅行了几个星期的苏联官员困惑不解地问接待方:“既然媒体完全自由,你们怎么能有如此完美的控制?”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归属再次证明,其违反了诺贝尔的核心精神和愿望——反军事主义。诺委会又一次展示了其评选政策中最有可能的稳定标准,即“如果可能,请取悦美国,并永远不要冒犯美国”。这些年来,和平奖对美国政治人物的授奖都与诺贝尔心目中的草根和平与非暴力主角相去甚远。
 
  赫弗梅尔指出,诺委会在2021年的公告中表示,其希望“防止滥用权力、谎言和战争宣传”,但实际上诺委会错过了一个忠于阿尔弗雷德·诺贝尔并同时为新闻自由服务的大好机会。赫弗梅尔认为,2021年最为挑战性的提名候选人是维基解密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阿桑奇因揭露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犯下的战争罪行而受到美国指控。迄今为止,阿桑奇已被剥夺了十年的健康和自由,正被关押在伦敦贝尔马什安全监狱,面临着美国的引渡诉讼,他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赫弗梅尔表示,一个忠于诺贝尔和平愿景的委员会本可以帮助和保护阿桑奇不被美国引渡并永久失去自由。
 
  美国应该首先修好自己的“民主屋”
 
  丹麦国际问题研究所的名誉高级研究员奥勒·瑟基尔森近日也撰文《全球民主峰会:议题重要但重点错误》,指出美国组织的“民主峰会”邀请参与国名单存在问题,受邀国家很难找到共同点。瑟基尔森表示,冷战期间美国曾72次试图颠覆他国政府,其中大多数尝试都失败了。近两届美国政府的表现证明,这种旨在“颠覆他国政权”的激进做法必须停止。
 
  瑟基尔森认为,对民主的威胁不仅来自外部,也来自内部,根据智库“国际民主及选举协助研究所”(IDEA)的评估报告,美国的民主已经倒退了好些年。
 
  瑟基尔森指出,美国首先应该修好自己的“民主屋”,他给出了三个“药方”,一是通过限制金钱对政治的影响来加强国家的内部民主。美国大部分竞选资金来自大公司、利益集团和富人,这些捐款是在华盛顿及各州进行游说的基本要素,大量的金钱破坏了民主决策程序;二是通过减少军费开支来减少腐败;三是更积极地打击酷刑,这才是一些美国当局应该做的重要功课。
 

海运网免责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其他媒体,海运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本页内容分享到:

相关新闻
0页 总计0条记录 首页 前一页 当前为第1下一页 最后一页转到
我也评两句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