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蓝网新闻 » 详细页面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收藏 关闭

美联储政策转向引发外溢风险 新兴市场机遇与挑战并存

   2021-12-23   来源:媒体滚动   

   今年以来,随着新冠疫苗接种工作的推进,新兴市场经济体经济快速反弹。但由于疫情的不确定性,全球供应链中断的持续时间比预期更长,经济实现完全复苏的进程受阻。进入下半年后,全球经济前景面临的风险正在增加。与此同时,以美联储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央行逐步由“鸽”派转“鹰”派,流动性收紧将为新兴市场带来新的冲击。目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已下调2021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测值至5.9%,下调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增长率至6.4%。展望2022年,IMF预计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将增长5.1%,仍将高于全球平均增速。可以预见,在新的一年里,新兴市场经济体机遇与挑战并存。

 
  部分国家率先收紧货币政策 货币政策或将“前紧后松”
 
  受疫情影响,去年全球央行均保持较为宽松的货币政策。今年以来,随着疫情影响减弱,经济稳步恢复,通胀担忧随之出现。今年3月以来,巴西、土耳其、俄罗斯先后加息,成为疫情发生以来首先进入加息周期的经济体。土耳其央行在3月18日决定将关键利率上调200个基点至19%;巴西央行在8月4日进行了今年以来第4次加息,此前3次加息幅度均为75个基点,此次加息100个基点,关键利率已上调至5.25%;俄罗斯央行年内已加息4次,累计加息225个基点至6.5%;智利央行和墨西哥央行也在近两个月中完成了3年来的首次加息,分别将利率上调25个百分点。其他新兴市场基本上保持了较高的利率水平。
 
  对于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抢跑”加息,西南财经大学全球金融战略实验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方明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济发展较好但金融市场较为脆弱,发达经济体凭借其国际货币的地位,采用定量宽松货币政策,实质上是利用其金融优势对新兴市场进行事实上的掠夺。发达经济体央行继续保持宽松货币政策“放水”,新兴市场经济体物价大幅上升和股市泡沫过度膨胀就不得不加息。这也是新兴市场经济体面临的难题。
 
  展望明年,随着美联储“鹰”声渐强,新兴市场将面临更大风险。方明认为,美联储退出定量宽松政策对新兴市场产生的影响是间接的,但新兴市场会以此为依据更激进地应对通胀压力,加息可能会更为大胆。最大的风险是新兴市场经济体面临的金融市场泡沫破裂和资金外逃,以及相应的货币贬值和金融危机。美联储加息则对新兴市场的影响是直接的,除了根据需要确认加息应对通胀压力外,更重要的可能是应对金融市场受到发达国家金融市场泡沫破裂冲击的影响,不排除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暂缓加息或采取更加宽松货币政策的可能性。
 
  在此背景下,方明预计,明年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可能会出现“前紧后松”的情况。由于通胀压力大,加之美联储政策转向,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前期可能会出现加速紧缩的情况,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确认,尤其是加息确认,美国股市泡沫破裂可能导致新兴市场经济体资金外逃、泡沫破裂,新兴市场经济体可能会放松货币政策或者维持前期货币政策不动。因此,明年的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可能出现“前紧后松”的情况。
 
  新冠肺炎疫情风险仍在 经济复苏前景有所分化
 
  由于新兴市场经济体之间的个体差异加大,疫情下各经济体经济的复苏进程也出现了明显分化。部分低收入国家由于综合国力和财政支持有限,政府无力提供大规模的社会保障和公共投资,疫苗覆盖率仍处于较低水平,叠加变异病毒的大面积传播,生产经营活动再次受到冲击,对经济持续复苏带来影响。
 
  亚洲新兴市场经济体保持较快增速。考虑到疫情反复对亚洲国家的影响,IMF在2021年10月发布的报告中,将亚洲2021年经济增长预期从4月份的7.6%小幅下调至6.5%,同时,将亚洲2022年经济增长预期从之前的5.3%上调至5.7%。
 
  与之相比,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新兴市场国家在发达国家货币政策大转向、贸易摩擦、国际市场不确定性加大的背景下,经济金融波动将加剧。IMF预计,拉丁美洲将成为2022年世界上增长最慢的地区,可能难以回到疫情前的人均收入增长曲线上方。同时,南非的经济前景也不容乐观。IMF预测,2021年和2022年,南非经济增速分别为5.0%和2.2%。
 
  方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新兴市场经济体当前面临的主要风险有以下四个方面:第一,在疫情冲击下经济具有脆弱性。第二,金融市场的脆弱性和泡沫化。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资本账户开放,汇率自由浮动,投机资金进出容易,一有风吹草动,都可能引发泡沫破裂和资金外逃,进而引发货币贬值。第三,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的冲击。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可能导致全球资金回流美国和其他主要发达国家,进而影响新兴市场经济体的金融市场和汇率。第四,发达国家股市泡沫破裂对新兴市场经济体金融市场的连带影响。
 
  不过,2022年,新兴市场总体而言机遇仍存。景顺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克里斯蒂娜·霍伯表示,首先,随着新兴市场经济体疫苗接种的逐步推进,2022年会更像今年的发达经济体一样逐步放开经济,增长也会加速。其次,大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央行正在结束收紧政策或者正在这个过程当中,通胀有望回落。此外,虽然已逐步转“鹰”派,但美联储总体的政策环境相对还是宽松的,这也对新兴市场是利好。同时,《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将于2022年1月1日在东盟6国和中国、日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非东盟成员国正式生效,东盟国家经济增长预计将继续向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越南具有明显的人口优势,劳动力价格在亚洲地区极具竞争力,经济发展潜力巨大。

海运网免责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其他媒体,海运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本页内容分享到:

相关新闻
0页 总计0条记录 首页 前一页 当前为第1下一页 最后一页转到
我也评两句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