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蓝网新闻 » 详细页面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收藏 关闭

美欧货币走势取决于通胀与加息进程

   2022-09-15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进入9月份以来,美、欧、英通胀与加息你追我赶,国际汇市继续上演过山车行情。9月前5个交易日,美元延续8月中旬以来的强势格局,由月初的108附近直接向上突破110关口,并创下110.7837的20年高点。不过随着市场看多美元动能的逐步收敛,9月7日开始,欧元(0.9964 -0.0015 -0.15%)与英镑(1.1516 -0.0023 -0.20%)先后进入反弹进程,至9月13日盘间,美元指数(109.8379 0.1948 0.18%)一度回落至108下方。然而随着美国8月核心CPI超预期上涨,美元迅速回升,再次逼近110关口附近。

 
  近期欧元与英镑短暂反弹有三方面原因。一是欧央行激进加息率先吹响欧元反攻号角。欧洲时间9月8日下午,欧洲央行召开议息会议,决定将三大关键利率上调75个基点,这是自7月欧央行超预期加息50个基点后,再次超预期加息。去年以来,面对新冠疫情以及俄乌冲突引发的全球大通胀,欧央行相比美、英央行显得更加犹豫不决,一方面是由于通胀主要来自于能源的供给侧因素,而欧洲的需求复苏弱于美国;另一方面,欧央行也对边缘国家债务压力有所顾忌。然而几个月后,高企的通胀给欧洲民众带来切肤之痛,面对高达9.1%的通胀水平,欧央行的第二次加息,向市场表明了彻底转向鹰派的决心,也成为本次欧元反弹的重要推力。
 
  二是英国首相人选尘埃落定,不确定因素消退推升英镑。9月6日,英国执政党保守党新党首伊丽莎白·特拉斯正式就任英国首相。随着新首相的尘埃落定,英国政局面对的不确定性消散,英镑兑美元于9月6日企稳止跌,并在随后的9月9日和10日连续大幅反弹。特拉斯是英国历史上继玛格丽特·撒切尔、特雷莎·梅之后的第三位女首相。在经济政策上,特拉斯主张货币主义和供给学派的减税政策,其表示上任后将通过减税和改革促进经济增长,应对能源危机和改善医疗。可以预见,在通胀问题上特拉斯将会采取更加鹰派的立场。目前,市场投资者认为英国央行在9月加息75个基点的可能性高于70%。
 
  三是美联储进入静默期导致美元做多动力收敛。随着9月22日加息日期的临近,美联储也进入议息会议前的“静默期”。尽管9月初美联储官员不断释放鹰派信息,但市场对此已显疲劳,在新的信息进入市场之前,美元指数在前期大幅上涨后,缺乏进一步上攻的新动力。而在此时,恰逢欧洲与英国方面的鹰派信息导入,导致市场的美元空头力量集体行动,共同导演了这一波欧元与英镑的反弹。
 
  而从美元指数方面来看,经历短暂回落之后,美国8月核心通胀超预期推升美元反弹。当地时间9月13日上午,美国劳工部公布了8月美国CPI数据,整体CPI同比上涨8.3%,高于预期的8.1%,环比上涨0.1%,高于预期的下降0.1%。8月核心CPI同比上涨6.3%,高于预期的6.1%,环比上涨0.6%,高于预期的0.3%。通胀数据公布后,美元指数直线飙升,仅半小时内由107附近蹿升至109以上,并在随后的波动上升中突破110关键点位。
 
  与7月通胀水平相比,尽管8月CPI同比增速回落,但一些关键信息却显示美联储面临的通胀压力远超预期。
 
  一是本次美国通胀回落主要源于能源价格下降,8月美国CPI中能源价格同比上涨23.8%,较7月大幅回落9.1个百分点,对CPI同比的拉动作用下降达0.8个百分点。能源价格主要由外生性因素较强的国际油价主导,不能算是美联储加息的功劳,一旦国际能源价格上升,美国的通胀压力将再次降临。
 
  二是美国食品价格意外走升,同比上涨11.4%,较7月提升0.5个百分点,对CPI同比拉动作用上升0.1个百分点。尽管食品并不包括在核心通胀内,但食品处在通胀上游,且占到13%的权重,对未来通胀的影响不可忽视。食品价格既受到全球供给定价的影响,也与国内需求息息相关,近期全球食品价格从高点回落,但美国食品价格反向走高,表明加息对需求的抑制作用依然没有有效发挥。
 
  三是美国核心通胀超预期走高,同比上涨6.3%,较7月上升0.4个百分点。由于美联储已累计加息225个基点,市场对于核心通胀能否如期回落甚为关心——然而8月核心CPI让市场大失所望。从美国核心CPI高企的成因看,居住价格依然居高不下,成为通胀最大顽疾。此外,服务业价格也在加速上涨,二手车涨幅也意外反弹。
 
  8月通胀超预期基本做实了美联储此前的超级鹰派表态并非虚张声势、空穴来风。市场对于9月美联储加息50个基点的预期完全消失,加息75个基点已成基本盘,而加息100个基点的概率则上升至35%。在这种预期下,市场多头推升美元强烈反弹。
 
  展望下一阶段,未来主要货币汇率走势继续取决于通胀与加息的追赶进程。从基本原理来说,通胀上升会侵蚀货币的购买力,不利于汇率升值,但在各国央行通胀目标制的框架下,通胀的上升又会提升加息预期,从而支撑汇率。因此,在当前的时代背景下,通胀自然而然地成为汇率舞台上的“C位”,而各国央行货币政策对通胀的追逐程度,则是其货币强弱的关键因素。
 
  在以上逻辑下,美元近一年来的强势主要源自于良好的经济基本面,强劲的就业市场给美联储提供的鹰派底气,让其在对通胀的追逐上可以开足马力。相反,同样是通胀高企,欧元区对于通胀的追赶显得绵软无力。
 
  随着凛冬将至,俄乌冲突尚未结束,全球通胀短期内仍无法显著回落,美、欧、英货币政策保持鹰派将成为大概率事件。特别是欧、英央行的鹰派决心有所提升,其对美元的长期弱势将逐步过渡到均势,外汇市场之间的波动或将加剧,主要货币走势将继续取决于通胀与加息的追赶进程。

海运网免责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其他媒体,海运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本页内容分享到:

相关新闻
0页 总计0条记录 首页 前一页 当前为第1下一页 最后一页转到
我也评两句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