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蓝网新闻 » 详细页面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收藏 关闭

澳大利亚一季度通胀超预期 首次降息时间或延后

   2024-04-25   来源:中国金融信息网   

   澳大利亚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4年一季度该国通胀虽然低于上季度,但超出此前市场普遍预期。分析人士认为,这意味着澳大利亚储备银行(央行)对于让通胀在其期望的时间表内回到2-3%这一目标区间仍然信心不足。因此,澳央行的首次降息时间可能要被延后。

 
  统计局公告显示,一季度澳大利亚整体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涨幅为3.6%,低于去年四季度的4.1%,但超出此前市场普遍预期的3.4%。截尾均值通胀率为4%,低于前一季度的4.2%。
 
  今年3月,澳大利亚整体CPI同比增长3.5%,涨幅超过2月的3.4%。在排除水果、蔬菜以及汽车燃料等波动性价格项目以及假日旅游消费项目后,3月澳大利亚的CPI月度同比涨幅为4.1%,高于前一个月的3.9%。截尾均值通胀率则从2月的3.9%升至4%。
 
  西太平洋银行集团首席经济学家露西•埃利斯表示,从一季度通胀数据来看,今年年底的通胀率可能将稳定在3%左右,距离澳央行的目标区间触手可及,但现在的问题是,一季度截尾均值通胀率这个关键数据仍高达4%。考虑到澳央行此前预测,今年6月底整体通胀率将降至3.3%,截尾均值通胀率将降至3.6%,西太平洋银行认为最新通胀数据说明澳央行去通胀的进展是慢于其预期的。
 
  她说,具体来看,澳大利亚通胀仍受到上游价格压力缓解和内需疲软这两方面因素的推动。目前,该国的商品通胀已经回到了疫情前的正常水平,而服务通胀虽然仍处于高位,但已有所下降。另外,虽然澳大利亚的失业率保持在较低水平,但劳动力成本上升却并非该国通胀飙升的主要驱动力。
 
  埃利斯说,西太平洋银行预测澳央行将在5月货币政策会议上继续保持基准利率稳定。同时,鉴于一季度去通胀进展较慢,且劳动力市场仍趋紧,将其预测的澳央行首次降息时间从此前的9月延后至11月。
 
  降息时间延后这一判断实际上是符合目前市场普遍预期的。一方面,美国的持续高通胀引发了市场对于美联储今年是否能采取降息行动的怀疑。由于美联储在传统上会引领全球降息周期,而澳大利亚在这轮加息周期中的加息幅度相对不大,一些市场人士早在通胀数据出炉之前,就表示澳央行可能会随美联储延后首次降息时间。
 
  不过,AMP资本投资公司副首席经济学家戴安娜•穆西娜(Diana Mousina)却表示,澳央行先于美联储降息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她撰文指出,基准利率调整对经济的影响是通过将变化传导至企业和家庭的借贷利率来实现的。在每个经济体中,借贷利率变化的传导速度不同,具体取决于住房贷款的结构,包括固定贷款期限以及固定贷款与可变贷款的比例等因素。与美国等其他国家相比,澳大利亚的加息幅度虽然较低,但该国的未偿还抵押贷款利率增幅却更大。
 
  她的同事尚恩•奥利弗(Shane Oliver)进一步解释说,过去两年的加息对澳大利亚家庭的负面影响远大于对美国家庭。因为在澳大利亚,债务占家庭收入比例接近20%,而在美国这一比例仅有7.5%左右。而且,由于不像美国有95%的抵押贷款使用几十年的固定利率,澳大利亚的未偿住房债务实际支付的平均抵押贷款利率(average mortgage rates actually paid on outstanding housing debt)在这轮加息周期中上升了超过3个百分点,而美国的仅上升了约0.5个百分点。因此,澳大利亚人因加息承受的压力更大,澳央行在美联储之前开始降息的可能性是合理的。
 
  奥利弗还表示,澳大利亚就业市场虽然初步降温但仍然紧张,这将使澳央行对通胀继续持谨慎态度,并且暂时不急于降息。但从另一角度来看,强劲的移民增长和高企的劳动力参与率会减少职位空缺,并阻止出现更强劲的工资增长。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那么即使就业增长依然强劲,降息仍然是合理的。
 
  另一方面,从其他经济数据来看,澳央行预计也将对降息持谨慎态度,首次降息时间也可能因为这些数据不够理想而被延后。
 
  澳大利亚数字银行Judo Bank首席经济顾问沃伦•霍根(Warren Hogan)表示,澳大利亚经济将在2024年出现周期性复苏。虽然这对澳大利亚经济本身来说是个好消息,但却超出了澳央行的预期,表明经济开始偏离澳央行设定的所谓“狭窄路径”。澳央行本来希望该国经济活动能在2024年保持在长期趋势水平以下,从而使通胀率在2025年年底逐渐回到2-3%的目标区间之内。
 
  他说,4月Judo Bank速览澳大利亚综合采购经理指数升至53.6点的24个月新高。如果该指数的表现能持续到6月,那就意味着二季度澳大利亚GDP将稳步增长0.8%左右。但在同时,由于原材料价格和货币兑换成本上升,4月澳大利亚制造业的投入成本价格和产品价格已经出现双双加速上涨的情况,私营经济的整体投入成本价格涨幅也已有所扩大。
 
  霍根认为,澳央行可能会担心,在通胀率回到目标区间之前,澳大利亚的经济复苏就会威胁到中长期的价格稳定。这将导致澳央行在可预见的未来里不做降息,并增加了其不得不在2024年下半年的某个时间节点再次加息的风险。

海运网免责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其他媒体,海运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本页内容分享到:

相关新闻
0页 总计0条记录 首页 前一页 当前为第count页 下一页 最后一页转到
我也评两句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