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蓝网新闻 » 详细页面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收藏 关闭

世界周刊丨美以“变脸”

   2024-04-30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以色列是美国的战略包袱”,这是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最近发表的评论。而在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看来,从以色列国防军进入加沙地带开始,美以之间的分歧就在不断积累。如今美国的“离岸平衡手”似乎已难以控制其在中东的“战略棋子”。

 
  从“战略棋子”到“战略包袱”,美以此番“变脸”背后,有着怎样的博弈?
 
  以“耶胡达胜利营”侵犯人权 美或首次制裁以军事单位
 
  4月21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社交媒体发文:对以色列国防军的一支部队实施制裁,这种意图极其荒谬且道德低下。
 
  以色列总理 内塔尼亚胡:如果有人认为他们可以对以色列国防军部队实施制裁,我将竭尽全力与之抗争。
 
  美国《新闻周刊》称,内塔尼亚胡的怒火指向的是美国。
 
  此前一天,美国媒体爆料称,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预计将在几天内,以“侵犯人权”为由对隶属于以色列国防军的“耶胡达胜利营”实施制裁。
 
  美国国务卿 布林肯:你刚刚提到了“莱希法案”。
 
  1997年美国国会通过“莱希法案”,禁止美国政府向侵犯人权的外国武装提供任何形式的援助。
 
  法兰西24电视台国际政治评论员 戈尔杰斯坦尼:这意味着这个组织,这个营将没有资格获得任何美国军事援助或军事训练。这将会是美国首次制裁以色列的军事单位。
 
  对此,以政府极右翼强硬派官员、财政部长比撒列·斯莫特里赫称,美国政府“绝对疯了”。
 
  《纽约时报》指出,这凸显出近期美以关系出现的波动。
 
  “耶胡达胜利营”,隶属于以色列国防军“幼狮旅”,是由以色列极端正统派犹太教徒和宗教民族主义者组成的全男性步兵营,成立于1999年。如今有上千人的规模,长期驻扎在约旦河西岸地区。
 
  美国记者 布雷特·墨菲:多年来,该营一直被指控侵犯人权、枪杀平民、殴打平民。
 
  根据以色列人权组织提供的数据,自2010年以来,每5名因伤害巴勒斯坦人或其财产而被定罪的以色列士兵中,就有一名来自“耶胡达胜利营”。该营是此类案件中定罪率最高的部队。
 
  耶胡达胜利营士兵:他们(巴勒斯坦人)在向你问好。我们在举办聚会,说你好。快说。
 
  奥马尔·阿萨德,巴勒斯坦裔美国人,曾在美国生活约40年。2022年,他在约旦河西岸的检查站被“耶胡达胜利营”拘留后遭到暴力对待。
 
  目击者 阿布·穆罕默德:一名士兵将手放在他的脖子上检查脉搏,然后匆匆离开。在士兵离开后我上前查看,他已经没有脉搏了。
 
  尸检报告显示,奥马尔·阿萨德的头部有瘀伤、手腕因捆绑而发红、眼部因被紧紧蒙上而出血。他死于外部暴力导致的心脏病发作。
 
  记者:如果以军士兵提供了救助,他能活下去吗?
 
  尸检医生 塔赫尔:是的,很可能。
 
  此事曝光后,美国政府提出强烈抗议,但以色列军方以“无法将以军士兵行为与美国公民的死直接联系起来”为由,决定不进行刑事起诉。仅一名军官受到训斥,两名军官被调任到非指挥岗位。
 
  以色列国防部长 加兰特:一两个士兵做错了事,不能归咎于整个营。
 
  2023年12月,美国国务院一个特别小组依据“莱希法案”,建议布林肯剥夺包括“耶胡达胜利营”在内的多支以色列军队和警察部队接受美国援助的资格。
 
  美国记者 布雷特·墨菲:这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小组,是美国为以色列专设的。美国对其他国家没有这样的考虑。该小组的任务是审查在严重侵犯人权方面的指控,比如法外处决、强奸。该小组会查看公开报告,审查以色列政府是否追究了肇事者的责任。如果没有,该小组就会(对美国政府)提出建议,可能取消对这个特定单位的援助。
 
  在阿拉比亚电视台看来,这是美国在敲打不听话的以色列。
 
  拜登试图通过敲打以色列来重获选民支持
 
  近期,以色列执意升级对加沙的军事行动、加剧与伊朗的矛盾,导致中东局势向“失控”发展。这并不符合美国在中东的利益。
 
  国际危机组织高级分析师 迈拉夫·宗泽因:就在几天前我们开始看到,至少在口头上,美以在加沙军事行动上出现了裂痕。
 
  贝京-萨达特战略研究中心认为,当前中东地区大体呈现“一分为三”的地缘政治格局:伊朗领导的“抵抗阵营”,土耳其、卡塔尔等亲穆兄会力量组成的“变革阵营”,以及以色列、阿联酋、沙特组成的阵营。
 
  哈马斯被视为是“抵抗阵营”的一部分,同时因其具有穆兄会背景,也得到了“变革阵营”的支持。因此本轮巴以冲突实际提升了伊朗、土耳其等国的地区影响力,削弱了以色列、阿联酋和沙特等国的影响力,干扰了美国在中东的布局。
 
  因此,当前的局势让美国政府陷入两难,既要扶植中东盟友以色列,压制“抵抗阵营”,又要约束以色列的军事行动,减少平民伤亡,减轻国内外愈发高涨的批评声浪。
 
  4月23日,美国总统拜登在佛罗里达州坦帕市访问时,多次遭到民众抗议。
 
  抗议者:做正确的事,拜登总统。解放巴勒斯坦,现在停火!
 
  不断升级的巴以冲突已成为令拜登头痛的政治问题,使得他难以在美国的亲巴勒斯坦选民和亲以色列选民之间采取平衡立场。
 
  记者:总统先生,你对抗议者有什么话要说吗?
 
  美国总统 拜登:我谴责反犹太主义抗议活动,所以我制定了一个计划来解决这个问题。
 
  拜登和内塔尼亚胡有着40多年的交情,他也是以色列坚定的支持者。
 
  拜登(1986年):如果没有以色列,美国就必须发明一个以色列,来保护(我们)在该地区的利益。
 
  拜登(1992年):如果我是犹太人,我会是犹太复国主义者。即使不是犹太人,也可以是犹太复国主义者。
 
  拜登(1995年):过去24年,我一直认为中东实现和平的唯一方法,就是让阿拉伯国家意识到美国和以色列之间毫无分歧。
 
  拜登(2008年):我一直不遗余力地捍卫和支持以色列。
 
  据《以色列时报》报道,拜登三个子女的配偶都来自犹太家庭。已故长子博·拜登的妻子哈莉·奥莉薇尔,母亲是一位犹太人;次子亨特·拜登的第二任妻子梅丽莎·科恩是南非犹太裔;小女儿艾什莉·拜登的丈夫霍华德·克莱恩是一位犹太医生。《以色列时报》因此说,如今拜登已是一群可爱的犹太裔孩子的祖父。
 
  拜登(2015年):每个人都知道我爱以色列。
 
  但如今,毫不犹豫的“挺以”态度,正让拜登丢失美国年轻选民的支持。
 
  据4月18日公布的哈佛青年民调显示,在美国18岁至29岁的人群中,拜登以45%比37%的支持率领先特朗普。尽管存在8个百分点的优势,但已远远小于2020年大选前30个百分点的领先优势。
 
  哈佛青年民调工作人员:51%的美国年轻人表示支持加沙地带永久停火,仅10%表示反对。
 
  “阿拉伯裔美国人研究所”的数据也显示,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后,拜登在阿拉伯裔选民中的支持率已由2020年的59%暴跌至17%。
 
  美国阿拉伯裔居民集中的区域恰好位于关键摇摆州。2020年,拜登主要靠在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的胜利赢得大选,其中密歇根州是全美阿裔选民占比最高的州,有20多万穆斯林注册选民。
 
  彭博社本周的最新民调显示,自新一轮巴以冲突以来,在美国的7个摇摆州,选民对援助以色列的支持幅度已大幅下降。而敲打以色列,被视为拜登平息社会愤怒、重获选民支持的手段。
 
  以色列国际关系学者西蒙·齐皮斯就认为,即便真的对“耶胡达胜利营”实施制裁,目的也只是出于美国国内政治需要,制造出一种惩罚以色列的假象,并不是为了削弱以色列的整体军事实力。
 
  国内不满情绪加剧 内塔尼亚胡面临政治威胁
 
  不过,内塔尼亚胡必须对此做出强烈回应,因为眼下他也同样面临着失去国内政治支持的巨大风险。
 
  4月22日,以色列国防军发布声明:在任命继任人选后,阿哈龙·哈利瓦将结束其职务并从以色列国防军退役。
 
  阿哈龙·哈利瓦,以色列国防军军事情报局局长。他是2023年10月7日哈马斯突袭以色列后,第一个因此事辞职的以军高级官员。哈利瓦承认他的部队存在“情报失误”。
 
  美联社海湾与伊朗新闻主任 甘布里尔:哈利瓦立即承担了责任,这与内塔尼亚胡形成鲜明对比。内塔尼亚胡从未表示对哈马斯袭击事件承担任何责任。
 
  同日,以军中央司令部司令耶胡达·福克斯也宣布即将辞职。
 
  新一轮巴以冲突已持续6个多月,以色列国内的不满情绪也在不断加剧。
 
  抗议者:我认为还让内塔尼亚胡当总理,这是一种耻辱。
 
  多项民调显示,如果此时举行选举,内塔尼亚胡会被立场更趋温和的竞争对手击败。
 
  美国国会众议院前议长 佩洛西:他的情报局局长辞职了,他(内塔尼亚胡)也应该辞职。他是最终的负责人。
 
  记者:内塔尼亚胡阻止了和平吗?
 
  美国国会众议院前议长 佩洛西:是的,多年来都是如此。我不知道他是害怕和平,没有能力实现和平,还是就不想要和平。但他一直是“两国方案”的障碍。
 
  4月25日,以色列公共广播公司报道称,内塔尼亚胡已经批准以军在加沙地带南部城市拉法开展地面行动的计划。最新卫星图像显示,以色列似乎正在汗尤尼斯附近建造一座大型帐篷城,每个帐篷可容纳10至12人,以疏散在拉法避难的超过100万巴勒斯坦人。
 
  以色列政府发言人 门瑟:以色列战时内阁正在开会讨论如何摧毁哈马斯在拉法的最后四分之一残余力量。
 
  分析人士指出,过去2个月中,内塔尼亚胡反复强调进攻拉法,是为了展现以方的强硬姿态,以在与哈马斯谈判以及与美国博弈的过程中掌握更多主动权。
 
  但在与伊朗的冲突升级之后,以色列政府内部部分极右翼成员对于内塔尼亚胡没有展现强力回击有所不满,甘茨等反对党领导人则更希望早日大选把内塔尼亚胡拉下马。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能够聚焦拉法、拉升紧张局势,对内塔尼亚胡而言,有利于重新团结右翼力量,使反对党难以在军事行动期间有所作为。
 
  半岛电视台政治分析师 毕沙拉:内塔尼亚胡的个人事业受到威胁,他的意识形态和政治联盟受到威胁,他的政治生涯和个人利益都受到威胁。现在没有人能阻止他。
 
  分析人士:以军难以对拉法发动全面攻势
 
  然而,拉法与加沙其他城市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与埃及接壤。
 
  “费城走廊”,加沙南部和埃及之间一条长达14公里的狭长地带。1979年,埃及与以色列签订和平协议,规定“费城走廊”是以军控制的“缓冲区”。2007年,哈马斯控制了“费城走廊”。
 
  那么,如果以色列意图“决战”拉法,以军是否会进入“费城走廊”?大批加沙难民会不会涌入埃及?这些都将影响到未来以色列与埃及的关系。
 
  目前,对于上述问题,以方没有明确表述。分析人士指出,在整体战略方案完善之前,以色列可能会升级打击力度,但难以对拉法发动全面攻势。
 
  国际危机组织高级分析师 迈拉夫·宗泽因:我认为所有这一切主要是戏剧和表演。以色列近几个月来一直在威胁入侵拉法,但我不认为以色列真的计划这样做。而美国对以色列的谴责虽然措辞强硬,也并没有真正令人信服。我不相信美国会真的停止援助(以色列),也不相信美国或拜登真的会阻止以色列入侵拉法。因为美国在很大程度上是支持这场战争的。
 
  4月24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一项法案,向以色列提供260亿美元的援助,其中包括用于补充“铁穹”和“大卫投石索”防空系统所用导弹的40亿美元,以及研发“铁束”激光导弹防御系统的12亿美元。
 
  两天后,美国广播公司披露,布林肯在写给众议院议长约翰逊的一封信函里表示,“不会推迟美国提供的任何援助”。这意味着,此前媒体报道中提及的美国将在几天内对以色列国防军部队实施的制裁计划被推迟。
 
  美国众议院议员 布莱恩·马斯特:以色列是我们的盟友,有人不同意吗?他们是盟友,没人不同意。有人认为加沙是我们的盟友吗?我看到有人摇头。如果我们支持与我们的盟友开战的非盟友,这说得通吗?无论如何都说不通。
 
  美不公正立场使巴以局势愈发紧张
 
  伊拉克政治分析人士穆斯塔法·哈利勒直言,正是美国长期以来在巴以问题上的不公正立场以及霸权主义政策,引发了新一轮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
 
  而美国一边摆出努力阻止局势升级的姿态,一边继续大力推动对以军事援助及制裁伊朗,更凸显其虚伪面目。
 
  以色列国际关系学者西蒙·齐皮斯认为,这种看似矛盾的政策其实是美国政客的“双重博弈”。拜登试图以此在大选前同时收获犹太和穆斯林选民的支持。
 
  美国国务院资深官员 乔什·保罗:(美国)仍在继续提供武器,让以色列能够继续其行动。这仍然是美国的政策。
 
  长期以来,出于巩固自身在中东地区霸权和美国国内政治的需要,美国历届政府都将以色列视为中东最重要的盟友。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曾直言不讳地表示,以色列是美国在中东的“耳目”。
 
  据美国研究机构“芝加哥全球事务学会”统计,从1945年联合国安理会成立至2023年年底,美国在安理会总共否决的89项决议草案中有45项涉及以色列,其中有33项关于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领土或对待巴勒斯坦人的方式。
 
  4月18日,美国再次在联合国安理会投出唯一的反对票,否决了巴勒斯坦成为联合国会员国的决议草案。
 
  哈佛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斯蒂芬·沃尔特直言,正是美国过去数十年对以色列的无条件支持使后者“为所欲为”,这导致以色列国内政治及其对待巴勒斯坦人的方式越来越极端。
 
  加沙地带再现乱葬坑 以色列或犯有战争罪
 
  加沙地带汗尤尼斯纳赛尔医院,过去两周,在这里发现的多个乱葬坑震惊了国际舆论。数百具尸体深埋地下,被垃圾覆盖。
 
  加沙记者 萨塔里:有些人被绑了起来,有些人手上有医疗配件,比如针头。从地下被挖出时,一些人很明显是被活埋的,有些人受到酷刑。
 
  此前,在希法医院也发现类似的乱葬坑。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专办表示,这使人们再次怀疑,以色列可能犯下战争罪行。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发言人 沙姆达萨尼:让我们明确一点,故意杀害平民、被拘留者和其他失去战斗力的人是战争罪。
 
  以色列方面对此否认。
 
  根据加沙地带卫生部门的数据,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加沙地带已有超过3.4万人死亡,包括1.4万名儿童。
 
  埃及阿拉伯发展与战略研究基金会主席萨米尔·拉吉卜直言,巨大的伤亡正是源于“美国提供的武器弹药和美国毫无道德的纵容”。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 博雷利:我们必须再次重申,以色列必须尊重国际法。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刊文指出,现在到了推动美国同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时候了。
 
  这不是说要让以色列变成美国的敌人,而是要像对待任何其他国家一样对待以色列,要保持距离。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
 
  华盛顿“海湾阿拉伯国家研究所”高级学者伊比什在《美国和以色列渐行渐远》一文中指出,以色列的政治野心和美国的中东战略利益之间,正发生日益严重而直接的冲突。
 
  以色列的一系列军事行动正一步步把美国“拉下水”。而处在大选年的拜登则必须安抚国内选民,不能冒险陷入另一场战争泥潭。这也使得美国政府在“支持以色列”和“避免介入中东大规模冲突”之间的政策选择空间变得越来越窄。

海运网免责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其他媒体,海运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本页内容分享到:

相关新闻
0页 总计0条记录 首页 前一页 当前为第1下一页 最后一页转到
我也评两句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