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对话 » 详细页面

本期话题:魏家福:金融海啸来去匆匆

收藏 关闭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中远集团总裁魏家福

    在航运业大动荡、大变革的非常时刻,作为全球第二大跨国航运公司的总裁,魏家福的言论成为业界及各大媒体所期待和关注的焦点。
  
    在“中国海运60年历史回顾晚宴”上,本网记者采访了魏家福,他传递出的信心和观点,相信会给业界许多启示。


 

 

 

 魏家福:金融海啸来去匆匆

                                                                                         ——访中远集团总裁魏家福


  

  荣膺“中国海运60年特殊贡献人物”

  有人说,魏家福出现在哪里,哪里就是他的舞台。在中国国际海运网主办的“中国海运60年历史回顾晚宴”上, 27位青史人物名单揭晓,魏家福成为中国海运60年特殊贡献人物。面对高朋满座的中外贵宾和几十家媒体的围攻采访,魏家福仍然话语铿锵、激情飞扬,在他的体内,好像蕴藏着无限的能量。

  记者:魏总成为中国海运60年特殊贡献人物,有何感受?您怎样看待这个荣誉?

  魏家福:首先,我想说,非常感谢中国国际海运网以及六家协办单位,使海运发展史上的这些有功之臣得到一个正规的荣誉。这表明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航海事业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有一大批奉献航海事业的老前辈、老领导以及现在仍然在岗位上的这些领导,为中国从航海大国走向航海强国做出了突出贡献,这是对他们贡献的认可,也让全中国人都知道,我们是一个海洋大国,也正在向海洋强国发展。我这次非常荣幸地被组委会评为这样一个大奖,我非常感谢组委会和评委对我的信任和支持。

  其次,我更认为,这个荣誉不是我个人的,她只是中远的一个代表,中远八万人为中国航海事业的发展,一代代的老领导和老同志们都做出了巨大贡献,只不过现在我是中远的总裁,我作为中远发展四十几年来所有作出贡献的代表人物来领受这个大奖,当然,我为中远人感到自豪和骄傲。

  记者:中远集团是具有四十年历史的国有企业,您刚刚接手中远的时候,恰逢航运低谷时期,当时,您都进行了哪些战略调整,使中远突破瓶颈、快速发展?

  魏家福:在1998年10月16日我被任命为中远集团总裁的时候,中远的运量、运力、收入和利润都处于非常低的数字。 那时候,所谓的战略就是“下海、登陆、上天”六个字,什么都有,除了主业之外还有饭店,连烤鸭店都有,主业不突出,资金很少,摊子很大,再加上管理难度太大,东南亚经济危机以后,经营处于非常艰难的状态。因此,我认为必须要有一个明确的发展战略。我邀请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李泊溪教授给我制订了一个中远集团2010年的发展战略。

  李泊溪教授领导60个专家,花了8个月的时间制订出来的战略,简单说,就是“两个转变”。从全球航运承运人向以航运为依托的全球物流经营人转变;从跨国经营向跨国公司转变。

  这两个转变,我们全力实行,并取得了很大成效。

  记者:您胜任中远集团总裁后,仅仅几年的时间,中远的多元化发展就取得了瞩目的成绩,您能不能谈一谈,中远下一步的跨越计划?

  魏家福:中远是国家拥有的主力船队,中国改革开放的飞速发展需要中国的海运和物流业的同步发展。

  2020年,我国要全面建设小康社会,GDP在2000年基础上还要翻两番。物流和海运的需求是非常大的。在过去的十年,中远走了一条拥有和控制的道路,我们的自有船增长到2200万载重吨,我们租的船达到了3200万载重吨,这种规模和迅速发展的势头适应了我国对海洋运输发展的需求,我们也因此得到迅速发展。在2020年之前,我们要伴随着中国GDP再翻两番的迅速增长的海运需求不断夸大我们的船队,让中远人对我们祖国的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为中国所有海运事业的发展起一个领头的作用。


  

  致命的恐慌心理

  2008年9月份以来,受美国金融危机的影响,国际航运价格大幅下滑。波罗的海指数在4个月的时间里自11000多点回落到986点,航运业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

  这场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机到底会对海运市场造成多大的冲击?国际海运的冬天真的到来了吗?这场危机会持续多久?我们又要如何面对这场经济领域的海啸灾难?……一系列的问题都在等待着答案。

  记者:2008年9月,不管是对世界经济,还是航运市场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拐点,现在航运市场的现状是怎样的?

  魏家福:以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这场金融海啸,严重摧毁了美国的金融系统,并波及到欧盟及其它地方,而且这场海啸已经从金融领域延伸到实体经济,实体经济影响世界潮流,因此这对于航运无疑是一个负面因素。

  从今年9月份以来,航运市场就明显地感到了金融危机造成恐慌心理引起的国际贸易的剧烈的波动,这对于航运市场的各种船型都形成了不同类型的冲击。

  如散货船队,由于钢材价格的下滑,价格上又无法和矿主达成一致,造成相当一部分的运矿船停航了,加上波罗的海指数反应出运费急速下滑,最终给从事散货经营的船队经营者带来恐慌。

  集装箱船队也是如此。2007年末,中国到欧洲出口的集装箱量在下滑,并且下滑的幅度很大,而此时美国又发生了金融危机,并波及到欧洲,欧洲进口的愿望在减弱、需求在减少,因此航运需求也在减少,集装箱的运输价格也在下滑。

  在这种情况下,世界海运供应该往哪去?这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海运的投资者关心,是因为他们担心“投资这么多钱,如果没有收益该怎么维持生计”;港口在关心,是因为他们担心“如果航运这样亏下去,港口没有人来,投资贷款怎么还”;造船厂也在关心,是因为他们担心“既然海运需求在减弱,造船还有没有新需求,已经在造的船还能不能继续维持下去”,而目前也听到一些船东由于银行的信贷资金链断裂,不能支持,只能撤单的消息。可以说一连串的航运链条上的很多环节都出现问题。

  记者:金融危机对国际航运市场产生这么大的影响,根源是什么?

  魏家福:我认为这次海运市场急剧下滑,不是海运市场正常的周期下滑,不是供求关系变化而自然发生的,而是由于美国次贷危机导致的金融风暴而引起的投资者的恐慌造成的。   

  就好像地震一样,人们四处奔逃,有些人被压到废墟里面,一开始恐惧,首先想到我怎么出去,出不去就大喊大叫大哭,把身体的能量都消耗光了,就撑不了两天;而有的人在最初恐慌过后就会冷静的想到我要想办法生存下去寻找新的出路。出路有两条,自己找出路,或等待救援。所以要保持能量,用平静的心态来对待。汶川地震,有的人20多天埋在废墟里,被我们的援救队救出来了。航运业的经营者也应该借用这个经验。


  

  危机=危险+机遇

  记者:对于这次危机,中远都做了哪些准备?

  魏家福:2007年7月份,刚刚面对美国的次贷危机,我就成立了一个研究美国次贷危机对于中远影响的小组,经过研究,我们得出结论,这场危机如果继续深化下去,有可能会摧毁美国的金融体系,现在这个结论已经被验证。

  后来,我们推出6项应对措施:包括停止大规模船舶投资计划,与国有商业银行建立长期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等。最重要的一项措施是“现金为王”,把钱装在口袋里以应对任何危机加剧给航运业的打击,这是中远在特殊时期渡难关的重要原则和重要策略。

  记者:中远所做的这些准备就完全能应对这场危机吗?您会给其他航运企业什么建议?

  魏家福:对于中远来说,我们目前是一个以航运为主业的多元经济体,且准备充分,足以应对这场危机。但是众多的中小航运企业,如果储备不足或者战略失误,就有可能很难度过这场危机。任何一次市场的波动都是一次重新洗牌,这是必然的,也是正常的,大浪淘沙,优胜劣汰;因此我对于中小公司的意见是,最好审视一下风险,再发力,看能不能度过,如果能度过,就再紧一下腰带,接着顶下去;如果过不了,就尽早寻找另外一种活法,这是比较安全的一种做法。

  老子说,福乃祸所依,祸乃福所伏。当你一切顺利的时候,不要忘掉可能会有危险在里面,要想到总有危机需要提前应对;当你遇到困难,也就是有危机在面前的时候,不要绝望。中国“危机”这个词很有意思,既有危险也有机遇。因此我认为发生在美国这一场惊动世界的金融海啸对美国是一场危机,对中国就有可能是一场机遇;而这场金融危机影响到全世界的航运业,对航运业来说是危机,对那些有准备的航运大企业来说,我认为是一个机遇;对中远来说也是一个机遇。我相信丘吉尔的名言,悲观主义者每当面临着机遇,他首先看到的是危险,不敢往前迈一步,所以他永远抓不到机遇;乐观主义者每当面临风险,他首先看到的是机遇,大胆往前冲,机遇永远属于乐观者。


  

  航运市场潜力巨大

  记者:作为航运业的专家,您认为,什么时候市场会出现反弹?危机将会持续多久?

  魏家福:目前我们也可以看到很多有利因素。首先,次贷危机导致金融危机后,美国提出的7000亿美元的一揽子救市计划已经增加到数万亿,而欧盟也采取了数万亿的救市计划,日本也是如此,基本上各国都采取了措施。我认为,只要各国的救市计划能够迅速的付诸行动,在目前的经济盘子上面要度过危机,时间肯定比我们预期的要短。

  其次,从经济面可以看到世界经济盘子巨大,抗影响能力强。而且中国经济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原动力,1997年发生的东南亚金融危机,在短短的几年就克服过去了,中国人民币不贬值就稳定住了东南亚;而那时候我们中国的GDP才只有现在的三分之一左右,现在中国的GDP已经有近29万亿,因此,我认为中国这样的盘子应对这种危机是没有问题的,像2008年冬天的冰雪灾害、汶川大地震,中国都克服掉了;再看看美国的经济盘子,应该是非常强大的,我想至今还没有人能撼动,关键是有没有重视,此次出现危机的祸根是他们的监管制度造成的,如果政府重视起来是没有多大问题的,这是另一条信心。

  第三,从中国来看,在党中央国务院的正确领导下,我国的金融系统并没有受到美国次贷危机的重大打击,而且中国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资本的项目没有开放,所受影响有限,我认为中国的基本经济面在党中央的领导下没有改变,我们对中国的基本经济面充满信心;还有,中国是具有13亿人口的发展中国家,内需非常巨大,十七届三中全会,专门为农村做出一个重大的决策,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的问题,其中土地经营承包权延长到70年,土地性质可以流转,宅基地可以流转,我认为这样能让我们的9亿农民迅速富起来。同时,中国政府采取了积极的刺激计划,如铁路投资2万亿已经开始行动,中国交通部也准备5万亿来投资公路及港口建设,这一切都可以看到明年中国刺激内需的措施奏效。

  因此,我认为我们要树立对航运市场潜力的信心,而不要自己认为这个行业就不行了。我认为这个市场的潜力是很大的,国内的航运企业更应重视国内市场,如沿海运输或内陆运输,这些都是我们要加强的方面,也是能迅速给我们提供新的物流机会的方面。【海运网记者:王思元

2009-10-21fh
“白马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