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对话 » 详细页面

本期话题:金融危机蓄势良机

收藏 关闭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连云港港口集团董事长俞向阳

  “新亚欧大陆桥东方桥头堡”、“中西部地区最便捷的出海口”、“长三角主要深水海港”…… 改革开放三十年间,连云港港所囊括的这些“桂冠”告诉我们——昔日的小渔村早已不在,一个重量级大港已昂然屹立!

  2008年岁末,连云港港口吞吐量突破亿吨,国人75年的“亿吨大港”梦想变为现实。 2009年,连云港港将如何续写新的篇章?危机弥漫的萧条时期,连云港港将会寻找怎样的发展路线?危机中,隐藏着哪些财富机遇?听俞向阳董事长向我们讲述——

 

 

金融危机 蓄势良机
                              ——访连云港港口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俞向阳

 


  三十年蜕变

  记者:改革开放30年是连云港港快速发展时期,请俞董事长谈谈连云港港这三十年的发展变化。

  俞向阳:改革开放30年是连云港港口发展最快、效益最好、变化最大的时期。连云港港开港时间是1933年,从1933年到1988年,用55年时间实现了第一个一千万吨;从1989年到1999年,用11年时间实现了第二个一千万吨;从2000年到2008年,用9年时间实现了8个一千万吨;其中集装箱从12万标箱飙升到300万标箱,成为江苏第一、沿海十大、世界百强集装箱港;2008年,我们的吞吐量突破亿吨,成为干线大港之一。

  这些成绩得益于三个方面,一个是中部崛起、西部开发这个国家发展战略,中西部地区的发展对我们起到支撑的作用。

  第二个是,体制的改变。30年来,港口从交通部直接领导到实行交通部和地方政策双重领导,从下放地方到实行政企分开,体制改革不断深化。

  第三个是,我们港口自身能力的提升。港口从以装卸为主、全民所有制下的全面办社会职能,发展到装卸仓储、物流保税、路港建筑、临港工业四大业务板块,实现了所有经营性码头全部合资和散杂货公司上市,经营机制日益活跃;港口建设,从1978年的7个泊位、445万吨吞吐能力发展到去年年底达到42个泊位,其中集装箱泊位9个,主航道水深-16.5米,15万吨级船舶可乘潮进出作业。国际航线四通八达,货物可以直达世界大部分国家和地区。2006年起,连续两年荣膺中国船港星光榜“五星级港口”。船舶大型化、码头大型专业化、航道深水化和服务全面化的逐步实现,适应了中西部地区的发展,这种能力的提升,拉动了中西部地区的货物从我们这里中转。

 

  危机中蓄势

  记者在去年这样一个萧条的大环境下,连云港港的吞吐量突破亿吨,由此可见,连云港港受金融危机的影响并不大。

  俞向阳:是的。江苏的经济发展分三板块,苏南、苏中、苏北。苏北是个洼地,江苏省委省政府早就提出了两个率先:率先在全国实现小康、率先在中国实现现代化。这两个率先就要求处于洼地的苏北能够尽快地崛起,这种崛起必须要找到一个国际化的平台,省委省政府很重视连云港的建设和发展,在政策、资金等诸多方面都有所倾斜,这样的倾斜很大程度上拉动了苏北的发展,中西部、苏北的发展推动了港口的发展,港口能力的提升也拉动了地区经济的发展,这是个良性互动循环的过程。

  所以,尽管遇到金融海啸,但由于连云港港的腹地——中西部和苏北地区受到的冲击并不是首当其冲,所以2008年我们所受到的影响并不是很大。但不代表不受影响,它有滞后反应、会逐步蔓延,可以预测今年的形势比去年会更严峻。

  记者在这次前所未有的危机面前,连云港港以什么样的姿态面对?可以看到的机遇有哪些?

  俞向阳:面对危机,我们的态度是非常积极的,这种积极的态度基于三个因素:

  一个是,连云港港的腹地是欠发达地区,内需的空间相对要大。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刻,我正好在美国,当时,到市场、酒店都可以明显的感受到那种萧条,那是采取任何措施都很难在短期内恢复的,因为美国是一个基础设施完备的国家。而对于以连云港为东桥头堡的中西部地区来说,很多建设都有待完善,从最基础的交通、文教、卫生、到社会其他的一些资源,都需要加大投入。这个时候,中央出台扩大内需政策,正好把中西部地区基础设施可以在较短的几年内提升到一个水平,这个地方活跃起来了,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机遇,所以在重大项目的申报、在大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上,我们都有了一定的准备,这是一个方面。

  另一个就是,连云港的发展也为我们做了非常好的铺垫,连云港在多年前就进行了行业结构的调整,把新医药、新材料、新能源作为发展的重点,而这种三新企业,在目前危机状况下受到的冲击很小,再加上江苏、苏北经济的发展、产业结构的的调整确实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机遇。

  再一个是,中西部地区产业的层次目前还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外向度相对要低一些,所以,从外贸到内贸的转型,对我们相当有利。

  记者内需的扩大,使得各港口的发展战略都从外贸转向内贸,这可能会带来港口吞吐货物结构的变化,在这方面,连云港港如何处理?

  俞向阳:这就是方向问题。内贸和外贸关系怎么处理?我们过去是以外贸为主的,60%以上的业务是外贸。现在,国外的市场需求减弱了,我们就把国内的一些优势货种扩大,不是主攻方向改变,而是把我们的优势发挥出来,像海南、福建、浙江沿海这些地区好多货物和中西部对流,通过连云港港中转,实际上这就是启动内贸。这个事情我们从去年9月份就开始做了,在这之前我们就预测到市场会有变化,我们就尽快把握好方向、尽快调整,抓紧应对一些问题。

  记者目前形势下,港口吞吐量的增长主要是靠内贸,连云港港有什么举措来扩大内贸的市场份额?

  俞向阳:在这方面,我们采取了几项措施。

  第一:将一些货种的产业链条拉长。比如,像氧化铝,氧化铝的上游是铝土矿,氧化铝的下游是铝锭,铝锭再往后就是铝制品;像钢铁,钢铁的上游是矿石,下游是钢铁制品。过去我们只重视了吞吐中间的矿石、氧化铝和出口的铝锭,现在,我们要向这些货种的上下游延伸,通过生产铝锭的企业找到了下游生产铝制品的企业,也通过氧化铝找到了前边的一些企业,这样就把我们的市场拉大了。

  第二,采取港企无缝对接措施。通过海关、商检把我们腹地的一些企业链接起来,就是港口做企业的中间环节,帮企业找市场、推销产品,这样我的服务到位了,同时,企业的市场也找到了,又增加了我的中转量。

  第三,我们把信息平台建立起来了。比如说,钢厂、原料商等这些生产厂商目前处于什么状态,我们就做中间人,跟他们进行沟通,把信息平台建立起来,这个平台的搭建也起了不少作用。我们在腹地都设有场站、办事机构,还有一些营销人员,在开拓这个市场之前会有营销人员对这个市场进行打探、摸底。

  所以我们明显感觉到金融危机对航运业确实是一个有巨大影响的因素,但如果我们能够抓住这个因素,能够发挥我们的主观能动性,用国家在启动内需的政策和区域经济中的差异,寻找机遇,来弥补我们的不足,就会有很好的发展。  

 

  危机后勃发

  记者:这场危机是港口投资基础设施建设的绝佳时机,下一步,连云港港都有哪些投资建设计划?

  俞向阳: 我们会在航道的深水化方面下工夫,根据省里的要求,我们会继续深化30万吨级的航道;和深水航道相匹配的就是大型化专业化的码头,我们已经有了15万吨级的矿石码头,能够承载第六代集装箱的集装箱码头,现在30万吨级的矿石码头的落水工作已经开始了,像氧化铝、散化肥、焦炭这些专业化码头的建设我们正在加快推进。

  现在我们的装备,矿石码头在国际上是一流的,每小时装卸能力是一千吨,一年的涉及能力就达到四千二百万吨。在装备上,我们也丝毫不放松,我们要以服务客户为目的,缩短车、船的停驶时间,这样能提高效率、解决了船公司或货主成本居高不下的问题。

  记者:俞董事长如何描绘连云港港未来的发展?

  俞向阳:现在我们是大建设时期,我们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是2010年吞吐量达到1.2亿吨,集装箱过400万标箱。

  今年我们会以最好的状态、最大的努力去应对危机,争取把明年的任务完成。尽管今年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但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们都坚守阵地,再攀高峰,这是我们的原则,越是在困难的时候,我们越是要强调成本怎么控制,效益怎么扩大,坚持从实际出发。

  五年后,连云港港的主体港区一定是非常完善。30万吨级深水航道、大型的专业化码头、30万吨级的矿石码头、30万吨级的油轮码头,再加上配套的专业码头都会陆续建成。同时,装备也匹配了。还有,相关的集疏运体系也逐步完善,我们的港口与铁路,一条是龙海兰新线,一条是沿海铁路。其中,铜山高速,是中国最长的南北向的公路;连获高速,是中国东西部最长的一条公路;到2011年,南通到连云港赣榆的公路也开通了。这样,连云港就形成了海铁、海公、海、河、江联运的格局。
  

  完善的港口建设加上发达的集疏运网络,达到我们能力上的大提升。如果金融海啸影响三年,这三年正好叫“厚积”,海啸过后叫“勃发”,一方面,在困难的时候,我们采取各种措施挺住;另一方面,一旦时机成熟,我们会脱颖而出。【海运网记者:王思元
 

 

2009-02-12噢噢
眼睛看到的就一定是真的吗,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2009-02-12PIAPIA
来支持一下下,加油干
2009-02-12东风破
船港服务星光榜又开始了,今年还能榜上有名吧。连云港港,看好。
2009-02-11圆圆
连云港港发展潜力巨大
2009-02-11回应楼下
就是重新洗牌呗,危机过去了,连云港港也建设好了,苏北也发展了。
2009-02-11 说句话
这次危机对连云港港来说,确实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1页 总计6条记录 首页 前一页 当前为第1页 下一页 最后一页转到
我也评两句昵称: 验证码:
嘉宾简介

  俞向阳,连云港港口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江苏省第十一次党代会代表;江苏省十届政协委员;连云港市十届市委委员;连云港市十届政协委员;连云港市企业联合会、企业家协会会长;上海海事大学客座教授、淮海工学院兼职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