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蓝网新闻 » 详细页面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收藏 关闭

物流如何改变一个地区

   2017-07-31   来源:中国物流产品网   

  几十年前,游客来到宁静的西班牙城市萨拉戈萨(Zaragoza)参观时,并没有想到这里将会变成世界贸易之都。但在2000年,该市开始启用欧洲最大物流中心——PLAZA。现在,萨拉戈萨是一个重要的全球运输枢纽,把制造商、供应商和经销商等国际贸易的参与者连接在一起。非洲纳米比亚海岸捕获的鱼,在运往伊比利亚半岛销售之前要先飞往萨拉戈萨;葡萄牙制作的服装在发往亚洲之前要在萨拉戈萨经停。同时,这座交通枢纽的存在已经吸引了更多的企业在这座城市附近落户。

  尤西谢菲(Yossi Sheffi)教授是MIT工程系统学院运输与物流中心主任,他最近撰写了一本有关物流中心推动经济增长新书,他说:“这是一个正反馈循环。” 在像萨拉戈萨那样的地方,存在着 “一种自我强化的机制,物流产业集群发展,拉低了成本,并为当地的公司提供更高级的服务,从而吸引更多公司的加入,这又使得这个地方更具吸引力,提供越来越多的就业机会”。 西班牙官方统计,PLAZA雇用了大约1000人,而它的存在又在物流园区附近创造了许多就业机会。

  谢菲的新书《物流集群:实现价值与推动增长》(Logistics Clusters: Delivering Value and Driving Growth)今年秋天由MIT出版社出版,该书探讨了许多城市(包括看起来并不时髦的大都市,如萨拉戈萨、荷兰的鹿特丹,以及美国的孟菲斯、路易斯维尔和印第安纳波利斯)如何跻身全球贸易网络中的重要角色并因此成为21世纪的经济赢家,同时还分析了何以类似地区仍在产业衰退的困境中挣扎。

  谢菲认为,其他城市和地区官员也可以考虑这一战略,因为一个物流集群能够辐射到整个城市人口。运输业雇用大量的各类工人,为专业发展提供机会。

  “物流工作可以创造社会公平,”谢菲说,“那里的上进心非常强,因为该行业重视基层经验。几乎我拜访的每一家公司都从内部招聘,如果不是公司内部招的话那也一定是在行业内去找。”

  设施搭台,物流唱戏

  在对全球货运中心城市进行调查时,谢菲发现在基础设施或地理位置方面没有固定的成功模式;成为物流中心的城市往往都积极利用了自己手上的有利条件。

  比方说,萨拉戈萨距离海岸只有150英里(约240公里),离西班牙马德里和巴塞罗那都不是太近。它不仅占据了中心地理位置,还有一个美国在20世纪50年代建设的大型军事机场。

  西班牙于20世纪70代接管了该机场,业务繁忙的跑道可起降波音747等大型飞机。联邦快递(FedEx)的总部孟菲斯和联合包裹速递服务公司(UPS)的主要营运地路易斯维尔,也遵循了类似的空运发展之路。另一方面,包括洛杉矶、鹿特丹、圣保罗和新加坡在内的许多城市,已经围绕着自己的重要港口展开建设,成为更大的货运中心。

  谢菲发现,成功的物流集群,不管发源如何,其发展都有着一些共同的要素。产业公司会重新把配送中心安置到临近运输中心的地方。更多的公司也会跟进,使飞机、火车、卡车、轮船的活动更加频繁。货运量增长,运输成本可以降得更低。物流公司可以为合作伙伴增加新服务,比如 UPS 就为东芝提供修理服务。这意味着,物流集群除了有跟运输严格相关的岗位以外,还包含有技术工作;谢菲注意到,物流的平均薪水跟制造业也是可比的。谢菲补充道,这种增长能够提升物流公司的政治影响力,令政府增加对基础设施的投资。

  大型物流集群会变得更大:孟菲斯地区人口在美国排在第43位,但空运却排名第1、铁路运输也排到了第3,内陆船运排名第4。该城的机场提供了22万个就业岗位。此外,正如谢菲所言,“这些工作没有办法离岸,必须在当地进行。”

  物流的成功可带动其他领域的公司簇拥而至。印第安纳波利斯有一个不断壮大的生命科学集群;孟菲斯有一个制造医疗设备的大型公司群。谢菲指出,在所有这些类型的产业集群中,“公司受益于拥有专门技术的劳动力。这是一种有重大意义的知识交换,集群化的公司可以协作运营,降低成本并改善服务水。”

  物流增长的局限性

  《物流集群》涵盖了谢菲数年来的研究。哈佛商学院的教授迈克尔波特(Michael Porter)称这本新书 “对(物流)集群的力量做出了引人入胜的描述”,展现了其如何 “在全球经济中变得越来越重要”。

  尽管如此,谢菲指出物流集群在推动经济发展方面仍存在一些局限性,毕竟,不是所有的地方都能成为孟菲斯。他发现某些城市在运输方面的正反馈循环主要受到两方面限制。其一,城市地区物理空间的限制。萨拉戈萨能够迅速发展,部分原因就是巴塞罗那临海,无法以相同的方式扩张为运输中心。

  另一个限制与环境有关:商业活动越多意味着污染、噪音和拥堵更加严重。因此,某些物流中心已成为环境可持续性的领导者:洛杉矶的港口采用替代燃料的载重汽车,并资助零排放载重汽车的研发,鹿特丹和新加坡则是全球两个最大的生物燃料生产者。芝加哥对基础设施进行投入,通过消除铁道交叉来降低拥堵。

  谢菲指出,物流集群最终不仅能培育贸易的发生,还能刺激贸易发展。谢菲在书中断言,即便过去几年经济处于困境,从长期来看,经济发展必然需要更多更好的全球货运网络节点,“发展有可能会断断续续,但一定会发生。”

海运网免责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其他媒体,海运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本页内容分享到:

0页 总计0条记录 首页 前一页 当前为第1下一页 最后一页转到
我也评两句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