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蓝网新闻 » 详细页面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收藏 关闭

西部打造南向大通道 泛欧泛亚大物流渐成

   2018-05-29   来源:第一财经   

   在全国各地纷纷推出中欧班列向西拓展的同时,一条西部地区面向东盟和海洋的南向大通道迅速升温。

 
  5月22日上午,“川-桂-港(马)”南向通道(宜宾-钦州)集装箱铁路首趟班列从四川宜宾发出,到达钦州港之后,再转运中国香港和马来西亚。
 
  此前一周,与宜宾相邻的泸州也首发了至钦州的铁海联运外贸铁路班列。
 
  去年以来,重庆、成都、贵阳、兰州等地陆续开通到广西钦州港的货运班列,这些出口货物再通过海运等多式联运从钦州港发往东盟、南亚和中东地区。
 
  南向通道与中欧班列的结合,使得泛欧泛亚国际贸易物流大通道逐渐成形。
 
  西南出海大通道
 
  长期以来,中国的对外贸易都是海运为主,因此,广大内陆地区尤其是西部地区都要经过长距离的运输才能到达上海、广州、天津等东部港口出海。这大大影响内陆地区的开放和经济发展。
 
  新开通的泸州、宜宾至钦州班列将成为四川出海运距最短铁路班列。“川-桂”段1642公里,单程运行时间在两天左右。
 
  西南交通大学区域经济与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戴宾向第一财经表示,四川最近的出海港就是广西的钦州港。通过长江航运向东出海,受航道升级遇阻和三峡大坝瓶颈的影响,走广西出海是现实的选择。
 
  有业内人士对四川当地媒体介绍,通过长江水道经上海出海,至少要耗时15天。货物经宜宾出海,公路运输成本约500元/吨,铁路运输成本约300元/吨,水运约200元/吨。铁路运输比公路成本低,比水运速度快,优势明显。
 
  实际上,近10年来,四川、重庆、贵州和广西等地一直在打造西南出海大通道,尤其是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这条线路的推进更加快速。西部地区可以通过广西实现国际海铁联运,从广西出海到达泛东南亚各国及印度、中东等地区。
 
  广西社科院研究员粟庆品向第一财经表示,南向通道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需要,也是中新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的需要。十九大提出,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
 
  广西正好是这样的连接点。
 
  2017年8月31日,重庆、广西、贵州、甘肃四方签署《关于合作共建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的框架协议》,携手合力打造南向通道。
 
  尤其是兰渝铁路2017年9月通车,将西北和西南地区贯通,形成第一条南北纵向大通道,可以衔接“一带一路”,与中欧班列连接起来。
 
  在这次会议后,重庆、甘肃和贵州都开始组建南向通道运营平台公司。贵州由遵义交旅投资集团公司牵头负责贵州省“南向通道”建设运营平台公司;甘肃省南向通道建设省级物流运营平台公司已于2018年3月31日挂牌成立。
 
  粟庆品表示,广西因此成为连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连接点和门户。在四省区合作的基础上,广西提出“南向、北联、东融、西拓”全方位开放发展新格局,并邀请其他省份加入南向通道。
 
  今年4月20日在重庆举行的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2018年中方联席会议上,四川、云南、陕西、青海、内蒙古、新疆等省区也派代表参加会议。在这次会议上,重庆市市长唐良智就表示,建设南向通道是国家战略性项目,是西部地区发展的重大机遇,我们要凝聚共识,积极融入国家战略,加快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全面开放新格局。
 
  贯穿泛欧泛亚
 
  除了海铁联运,国际班列也是一个方向。
 
  今年2月26日,成都首次测试成功从越南经凭祥铁路口岸至成都的“蓉欧+”国际铁路通道。3月16日,首趟中欧班列(重庆)越南国际班列由广西凭祥口岸出境,直达越南河内。
 
  去年,广西、重庆与新加坡签署协议,开通铁路集装箱班列,形成由重庆经广西北部湾港到新加坡的海陆联运线路;开通中国至中南半岛的公路货运直通车,形成由重庆经广西到新加坡的陆路通路;扩展空中航空物流的合作,在南宁合建中新大型综合物流园区;推动通关便利化,拓展信息物联,探讨跨境电商、智慧物流的合作等。
 
  而成都国际铁路港投资发展公司也对第一财经表示,成都铁路港集团与北部湾港务集团对接,商讨北部湾港与成都铁路港的深度合作机制,如参考渝桂新模式,联合北部湾港和相关具有较强实力的大型物流企业,共同组建成都东盟海铁联运通道的轻资产合资运营公司。
 
  成都国际铁路港投资发展公司副总经理张倞表示,东盟人口密度大,很多低附加值产业转移过去了。人口多意味着市场就大,产业多就有运输需求,一些产品还需要到其他国家组装加工。
 
  尤其是这条线路将东盟、中亚和欧洲连接起来,与中国各城市开行的中欧班列、中亚班列可以对接,显示出泛欧泛亚国际物流大通道更为广阔的前景。
 
  成都提出建立以国际铁路班列、国际海铁联运班列和国内互联互通班列为支撑、连接泛欧泛亚的国际班列体系。重庆提出建设内陆国际物流枢纽,构建西向中欧班列、南向通道、东向出海通道、国际航线网络化骨架。
 
  不仅如此,戴宾表示,西部地区可以利用广西的港口航线资源,扩展与东盟地区的物流贸易,另外,还可以从体系更深角度去考虑怎么利用这个通道,包括建立产业园区。
 
  实际上,2012年9月,四川、广西两省区政府就曾经签订了《关于加快推进建设西南出海大通道暨合作共建北部湾川桂临海产业园的协议》。2018年年初,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彭清华调任四川省委书记,这为助推川桂合作创造更为有利的条件。
 
  粟庆品表示,云南、贵州和广西有能源和有色金属方面的合作,川桂产业园区合作,希望能引进成都这边的产业进驻。随着主要官员的调任,四川和广西两省区合作将会加强,政策有所扩大。

海运网免责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其他媒体,海运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本页内容分享到:

0页 总计0条记录 首页 前一页 当前为第1下一页 最后一页转到
我也评两句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