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蓝网新闻 » 详细页面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收藏 关闭

环时深度:美国,反腐领袖or腐败枢纽?

   2021-12-21   来源:环球时报   

   近日,在美国召集的所谓“民主峰会”上,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宣布将在美国国务院设立新的职位——“全球反腐败问题协调员”,负责在美国外交和对外援助方面整合和提升反腐败能力,并领导实施美国第一个反腐败战略。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称,美国需要在反腐败领域重返全球领导地位的原因,是其主要地缘政治竞争对手正在将腐败作为一种“混合武器”。然而,美国似乎忘了,几个月前,获得美国支持的阿富汗前政府在美军撤出后便因严重腐败而迅速崩溃。

 
  其实,在拉美、非洲、中东、亚洲的发展中国家,美国长期试图借反腐之名扶植傀儡政府,对他国进行“长臂管辖”。但这些傀儡政府最后都被证实从根上就是腐败的。另一方面,美国国内的腐败问题也泛滥成灾,制度性腐败根深蒂固,除了金钱政治、利益输送、官商勾结外,美国还是全球最大外逃腐败分子的避风港。
 
  “在打击腐败方面没进展”
 
  根据透明国际组织今年发布的年度报告,美国2021年的腐败感知指数(CPI)继续下降,这个消息令人不安,但并不令人意外。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称,该国的得分为67分,比去年下降2分,也是2012年以来的最低分。导致这一结果的因素,主要是美国政府对新冠疫情应对管理措施不当,以及对总统选举结果长达一年多的诋毁。透明国际组织的报告通常存在意识形态和政治偏见,对西方国家的评价普遍偏积极。但该组织认为,这一分数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美国近十几年在打击腐败方面几乎没有取得进展。
 
  美国虽然在1977年通过世界上第一部禁止跨国贿赂的《反海外腐败法》,但讽刺的是,美国自己并不干净。位于华盛顿的智库全球金融诚信研究所2019年的一项研究发现,美国国内外的所有参与者都可以轻松地在美国每一个州匿名创建空壳公司,所需要披露的个人信息甚至比在图书馆办理借书证还少。因此,通过不强制披露公司的真正所有者、控制者或财务受益人(或称为受益所有人),美国已成为一个洗钱、恐怖主义融资、逃税以及其他形式腐败的枢纽。
 
  12月初,在美国自导自演的年底大戏“民主峰会”上,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财政部长耶伦分别致辞,强调打击跨国腐败的必要性。布林肯在一场圆桌讨论中说,美国国务院将设立一个新的职位——“全球反腐败问题协调员”,来整合美国外交和对外援助的所有方面,用以提升反腐败能力,并努力实施白宫刚刚公布的《美国反腐败战略》。该战略强调,美国要改善外交接触方式,利用对外援助资源来实现反腐目标。具体措施包括将反腐列为外交工作的重点之一,审查和重新评估政府间的援助标准、透明度和问责制度;扩大美国以反腐为重点的对外援助,并加强对援助效果的监管等。
 
  然而,很多分析认为,美国在海外反腐只是一个借口,其真实意图是通过长臂管辖,服务于其本国的国家安全与经济利益。在《美国反腐败战略》中,美国总统拜登直言“腐败威胁美国的国家安全”。而“威胁国家安全”已经成为美国打压他国一个屡试不爽的工具。
 
  当一切都是“腐败”时,就没有什么是“腐败”了
 
  美国出台《反海外腐败法》之后曾三次修订,特别是1988年的修订版中,美国政府赋予该法令治外法权,使得其司法部门能够向使用美国金融及网络服务的外国企业强加此法令。美国借此将“黑手”伸到海外且越伸越长。
 
  2005年,美国政府又通过了《美国爱国者法案》,允许美国政府对跨国企业监视合法化。正是这一系列措施,营造了如今的“美国陷阱”。不论何时何地,只要外国公司曾用美元交易、用美元计价签订合同,或者仅通过设在美国的电子邮件服务器收发、存储过邮件,美国政府就认为自己拥有司法管辖权。
 
  法国国际关系和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阿里·拉伊迪在《隐秘战争:美国长臂管辖如何成为经济战的新武器》一书中指出,自21世纪初以来,美国所谓的打击恐怖主义、犯罪、贪腐等名头,不过是为了让美国可以名正言顺地对它的敌人开战。拉伊迪说,惩罚公司和打击他们的钱包并不是美国政府的唯一目标。美国利用针对外国公司的法律程序收集大量的数据,有时包括有关外国公司及其合作伙伴和市场的敏感信息。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称,美国一直强调打击腐败,但事实上其自身的惩罚体制并不透明,美国的行为实际上是在逐渐损害它的国际形象。
 
  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所称,美国在腐败问题上的可信度因其国内舆论对白宫和整个政府的内部交易指控、美国反洗钱架构的重大漏洞以及对独立媒体和司法机构的攻击而受损。可以说,在美国,围绕腐败问题的随心所欲的政治化言论分散了人们对滥用权力的注意力。因为当一切都是“腐败”时,就没有什么是“腐败”了。
 
  “美国成为大量黑钱的自助洗衣店”
 
  美国政治学者马丁·吉伦斯与本杰明·佩奇2014年针对此前20年约1800项政策进行研究发现,普通美国人的意见对于美国政客处理这些问题“几乎没有什么影响”,而施加影响的是经济精英与利益集团。
 
  首先,富人和利益集团利用金钱笼络和操控候选人,美国选举彻底沦为“一美元一票”的“烧钱游戏”。美国弗吉尼亚大学政治中心主任拉里·萨瓦托说,在美国,金钱就是竞选总统的“敲门砖”,“从来如此,未来也会一直如此”。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网站报道称,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排名前10位的捐款者总捐款额超过6.4亿美元。此外,还有大量秘密资金和匿名捐款的“黑钱”充斥大选。美国纽约大学布伦南司法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各种“黑钱”组织共为2020年选举投入超过7.5亿美元。
 
  此外,美国国内各利益集团雇用游说集团,游说国会议员及其身边人员,影响法案的制定和修改,以谋求自身利益最大化。游说集团变身成“利益输送的合法工具”。以禁毒问题为例,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美国滥用毒品致死人数飙升近30%。而联邦和各州政府在各路利益集团游说下,对滥用毒品采取纵容态度,甚至立法让大麻等合法化。11月底,纽约市成为美国首个设立非法毒品安全消费场所。
 
  而借“游说”为名行贿受贿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在这个以人脉关系为纽带、“潜规则”横行的灰色地带,权钱交易司空见惯。利益集团和政客们通过相互勾连赚得盆满钵满。很多美国政客“入则为官,出则为商”,这其中的致富密码在于“旋转门”。
 
  在前总统特朗普任内,首任国务卿蒂勒森是从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公司高管的位置上“旋转”而来的,财政部长姆努钦来自华尔街投资银行高盛集团,国防部长埃斯珀曾是军工企业雷神公司高管,从政府离职后又加入了高科技企业伊庇鲁斯公司。
 
  每到总统换届选举或两党政权交接的时候,都会有大批离职的政府高官到私营部门担任高管、领取高薪,其中不少加入了游说集团,利用人脉关系谋取利益。而一旦其所属党派重新掌权,又会有很多商界高层人士进入政府部门,其权力范围有时会直接涵盖原任职企业所在行业。美国媒体批评说,作为美国政治悲剧无可避免的副产品,“旋转门”的存在为官商勾连提供了方便之门,滋生大量腐败。
 
  除美国国内的腐败问题外,美国还是全球腐败藏污纳垢之地,是外逃腐败和经济犯罪嫌疑人最集中的国家。美国沃克斯新闻网称,美国特拉华州是全球最大的匿名空壳公司注册地,还曾率先将腐败官员作为其匿名空壳公司行业的潜在客户。这些空壳公司带来惊人利润,占特拉华州全部收入的1/4。而世界上的犯罪和腐败分子都注意到了这一点。美国每年成立约200万家这类公司,远超其他任何国家和地区,“成为大量黑钱的自助洗衣店”。
 
  报道称,美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离岸避风港”,允许不法分子和罪犯在美国洗钱和藏匿非法所得,这些钱是这些犯罪分子从他们国家的国库或人民那里掠夺而来。对于各类贪腐分子、人贩子、走私犯来说,“没有比美国更好的朋友了”。
 

海运网免责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其他媒体,海运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本页内容分享到:

相关新闻
0页 总计0条记录 首页 前一页 当前为第1下一页 最后一页转到
我也评两句昵称: 验证码: